切換隱藏選單

入圍金馬51唯一台灣導演《冰毒》趙德胤:對台灣的情感,讓我看見電影的意義

  • 陳雅琦
  • Web only
  • 圖片來源:王創緯
入圍金馬51唯一台灣導演,《冰毒》趙德胤以年輕之姿代表台灣,不斷在電影舞台上發光。

第51屆金馬獎入圍名單最近剛揭曉,已取得台灣籍的31歲緬甸華裔導演趙德胤,以《冰毒》獲得最佳導演提名,成為唯一入圍的台灣導演。在這之前,《冰毒》在瑞典、柏林、台北電影節等影展相繼獲獎,並擊敗其他資深導演的作品,代表台灣角逐2015年奧斯卡最佳外語片入圍資格。

《冰毒》以8人團隊,在沒有拍攝許可的情況下,在緬甸偷拍取材,最後從4小時的拍攝帶中,剪輯成2小時的電影。趙德胤的3部劇情長片,都在資源和資金都極為有限的情況之下,就地取材。包含所有發行、製作、交通、人事成本,每部電影大約僅花8萬美元(約新台幣300萬元)。

祖籍江蘇南京、身為緬甸華僑的趙德胤,多數作品中刻畫的是離台灣甚遠的緬甸僑民悲歌,卻屢次以台灣導演身分嶄露頭角。自6年前開始拍片以來,他已經到過40個國家、參加超過120場影展。不是在台灣出生、說的也不是台灣的故事,然而,獲獎時,他總是感謝台灣:「台灣給了我拍電影的養分。」

16歲從緬甸到台灣掙錢,初拍片只為求獎金

童年時在緬甸過著流離、窮苦的生活,趙德胤怎麼也沒想到,16歲那年,抱著打工掙錢的決心,考上台灣的入學考試,帶著200美元,來到台灣讀台中高工印刷科。這一待,就待了10年才再次回家,也在台灣的現實生活中意外走上電影這條路。

來到台灣隔天,他就開始到處打工,因為想磨練一技之長。趙德胤高職畢業後,選擇就讀台灣科技大學工商業設計系。而台灣的自由風氣,滿足了他心底一種迫切的渴望:在戰亂、窮苦的緬甸,很難找到書看,來到了台灣,卻是想看什麼都有。

因為喜歡看小說,他在大學期間到處去修了《紅樓夢》、聖經文學、台灣文學和古典文學等各式各樣的課,下了課就跑去圖書館,抱一堆書回家看。而接廣告或雜誌設計、拍畢業和婚禮影片,則成了他賺生活費、替家中還債的方式。聽到電影比賽能夠拿獎金,他就相約朋友一起拍短片。

「我念設計系或拍電影,並不是有什麼遠大的夢想,單純是因為可以賺錢,」他坦承,當時的念頭很單純,眼前有什麼機會,就要用心做到最好。

不過,大四那年,趙德胤卻因為差點被迫離開台灣,在離情與傷感中,真真切切找到拍電影之於自己最深刻的意義。

差點被迫離開台灣,意外發現電影的可貴

當時,趙德胤在「電影與文學」課堂上,看了瑞典電影導演柏格曼(Ernst Ingmar Bergman)的經典作品《野草莓》。聽著教授動容的說著對這部電影的喜愛,他和大多數同學一樣,只覺得沉悶,無法真正體會這部作品為何備受推崇。

WEB ONLY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