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現在,我最想探索的就是我自己

螢幕上的楊丞琳總是看來甜美可愛,然而實際和她對話,卻是意料外的爽朗、率性,對問題直來直往,沒有遲疑閃避,對答案也沒有太多修飾包裝…

不管是電影《極光之愛》裡用點數管理愛情的新世代女性,還是專輯《雙丞戲》中奮不顧身與冷靜自持一體兩面的反差,剛過30歲的楊丞琳無論在影像、在音樂上,都強烈地傳遞出一種訊息:我不一樣了。

這「不一樣」,不純然全來自年齡上的宣示,有更多是源於她回顧一路走來的步伐。15歲就出道,人生的二分之一都在演藝圈中打拼度過,楊丞琳笑著說,她的願望清單順序剛好和別人完全顛倒。人氣和走紅的滋味,她年紀輕輕就嘗過了,現在反倒最渴求回歸原始自然的自己,展開那本來早該完成、過去卻遲遲沒有開始的探索。

於是在別人眼中看來已經「萬事具備」的此刻,反而是楊丞琳覺得充滿最多困惑的時候。「最近髮型師檢查頭髮什麼時候要補染,他說我怎麼多了一大塊白頭髮!」她轉動著靈活的大眼:「我說我不知道耶!可能不自覺產生很多煩惱,或不自覺一直在動腦。我沒有刻意決定要探索什麼,但可能不小心已經默默每天都在想一點、想一點。」

螢幕上的楊丞琳總是看來甜美可愛,然而實際和她對話,卻是意料外的爽朗、率性,對問題直來直往,沒有遲疑閃避,對答案也沒有太多修飾包裝。雖然採訪當天還拍攝MV直到清晨,但是當楊丞琳打開話匣子,談起她口中那個「不知道,很矛盾吧!」的楊丞琳時,也難得流露出了小天后的另一面。

妳是歌手,也是演員。這兩份工作對妳來說有什麼差別?

最早,是有機會演戲我就接。但是到後來,角色的特質對我來說愈來愈重要,有時候我可能甚至不管整個劇本走向,單看角色本身決定演出與否。我自己想嘗試的角色,其實是非常非常生活化的,這次《極光之愛》就有這樣的成分,即便題材很簡單,但它是讓我想要接觸的劇本。

至於專輯,就比較個人。我覺得很難讓全世界的人對一首歌有同樣觀點,但是我相信當你唱到某些歌,一定有些人跟你有同樣的感受。當內心中有兩個自己在對話,甚至更多個自己在對話時,我只是用音樂去把它唱出來。

30歲之後,對工作和人生有沒有新的想法?

當然有!有些人過了30歲的關卡後,變得更豁達和堅定,可是我剛好相反。我在搖擺、在尋找,對自己有更多層面想去探索:探索在工作這麼多年後,該怎麼看待自己。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