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陳奕仁:酷影像暖人心,是我成為韓索羅的方式

即使不見得能馬上回答出「陳奕仁」是誰,但你一定曾被他的作品深深打動過。蘇打綠〈你在煩惱什麼〉、五月天〈乾杯〉,以及蔡依林備受矚目的新歌〈PLAY我呸〉等MV,都出自這位36歲導演之手。

2014年底,美國《時代》雜誌(TIME)如此點評〈PLAY我呸〉:「亞洲舞后給了我們今年度最好的MV。」土生土長、台灣藝術大學電影學系畢業的陳奕仁,繼金曲獎最佳音樂錄影帶獎、德國iF、紅點設計獎(Red Dot Design Award)及歐洲、日本MTV大獎後,再次揚名國際。

走進他的仙草影像工作室,如同走入電影世界。門口站了一尊比人還高、電影《星際大戰》中的絕地武士,每個房間裡都擺滿電影公仔;充滿黑白色調的工作室,則是《星際大戰》給他的美學觀。「我在電影中長大,它們構成了現在的我,」頂著大光頭的陳奕仁,說起話來率直豪邁,言談間卻如同他的作品,透露出溫暖細膩。

有《大白鯊》創傷,《星際大戰》看了幾百次

我從小就是壞學生,腦袋都是亂七八糟的東西,沒有人教過我什麼。我學到的東西,都是從電影、動漫來的。這些每天圍繞著我的角色,教會了我很多事。

從我有記憶以來,電影《大白鯊》就深植在我腦海裡。只要看到海,我腦中就會響起電影配樂,覺得大白鯊會跑出來。這部電影對我留下的傷痕很嚴重,直到現在,我都很少去海邊(大笑)!這也讓我知道,影像的力量非常強大。一部電影不管帶給人傷痕或感動,只要留下一點什麼,就是好作品。

《星際大戰》在我出生那年上映,所以我從小就看著電視上不斷重播的《星際大戰》長大。它開啟了我對世界的認識,也成為我腦中無法被侵犯的聖地,至今沒有其他電影能比得上。我重覆看這部片子不知道幾百次了。

其中,我最喜歡黑武士。他年輕時正義浪漫,後來成為最大黑色勢力,最終又改邪歸正。這讓我思考,善惡並不是那麼絕對,而是一念之間的選擇──怎麼看待自己,就會成為什麼角色。我的工作室外牆上畫了一尊黑武士,卻讓他拿著網子在捕蝴蝶,變回充滿童心的小孩,就是這樣的意義。

不過,我真正想成為的角色,卻是原本做走私、卻成為正義使者的代表──韓索羅。我覺得迷人的男生要像他一樣,壞壞的、本質卻是好的。小時候,我什麼壞事都做過,打架、勒索、偷玩具、作弊、騙老師,回想起來真叛逆,都是他害的(指著韓索羅公仔大笑)!

我不喜歡純粹的好人,像路克就太純潔。在現實生活裡,有缺陷、曾經誤入歧途的人才是真實的。我想當一個不那麼正經的人,可以允許一些失敗,但保持一顆正直的心。所以我把工作室取名叫「仙草」:黑色的、方方正正、柔軟有彈性,提醒自己在堅持原則的同時,身段要軟。

因為《鬥陣俱樂部》理了光頭,學會認同自己

《星際大戰》以外,另一部影響我很深的電影,是大衛.芬奇(David Fincher)導演的《鬥陣俱樂部》。他融合豐富的視覺語言,呈現出資本主義下受物欲所控制的人們。那時我在當兵,對未來懵懵懂懂,這部電影卻一巴掌打醒了我!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