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婚姻總會有甜蜜與見不得人的一面,那取決於…

  • 呂秋遠
  • Web only
  • 圖片來源:www.flickr.com/photos/37825841@N04/4355664124
年終到了,許多人彷彿罹患了「離婚免疫不全症」,沒小三、有外遇,通通都想離婚。

「你決定要離婚?」我小心翼翼的問。年終到了,許多人彷彿罹患了「離婚免疫不全症」,沒小三、有外遇,通通都想離婚。

「是的。雖然這是他提出來的,但是我已經絕望了,我受不了他長期的精神虐待。」她說。

關於精神虐待這種事情,我始終認為只要是親密的家人就會發生,只不過是程度的輕重而已。但是這麼說起來,每個人都是虐待與被虐者?

「那麼,你有任何的證據可以證明他虐待你嗎?」畢竟離婚是件大事,總不能她說精神虐待就是虐待。

「你知道的。」她說,「當你發現,原本期望的婚姻生活不同、那個人跟他婚前也完全不一樣以後,他所說的每句話、每件事,看起來都是一種精神虐待。」

「我不知道的。」我苦笑,「每個婚姻生活都有甜蜜與見不得人的那一面,完全只是看你要不要繼續走下去而已。要留,其實忍一下,幾十年也就過去了;要走,一分鐘可能都嫌多。」

「我要走。」她堅決的說,「尤其是在他對我提出離婚的想法以後。我一開始也不能接受,但是我現在覺得那就走。」

「好吧。」我無奈的時候都會講出這兩個字,「那我們就先來瞭解你的婚姻背景。你跟先生結婚多久?有幾個小孩?財產狀況如何?」

我看著她,等待她回答這些問題。這些問題都是在離婚的時候,法院會考慮的問題。

「我們結婚十年,有兩個小孩。比較值錢的財產,就是我們名下在宜蘭的房子。」她特別在「我們名下」四個字加強語氣。

「一人一半?」我問。

「對。」她很簡短的回答。

我陷入思索,雖說現在的法院不會「勸和不勸離」,而且堅持離婚的人往往會獲得勝利,不過我還是得想想如何打贏這場官司。

「現在看起來比較麻煩的問題,大概就是小孩的監護權。他願意讓給你嗎?」我問。

「目前的共識大概就是,共同監護,但是孩子由我照顧。」她說。

「那麼幾乎沒有問題了,你只要提出離婚,應該就可以在調解階段取得你要的結果。」我說,「不過,我對於『精神虐待』這四個字還是很頭痛,你必須給我一些案例,讓我可以援用在起訴狀上。」

「嗯。」她沈吟了一下子,「他從結婚以後,就一直在罵我媽死要錢,現在更誇張,會直接在念小學的孩子面前說奶奶很貪婪。」

「這是不應該。」我說,「但是為什麼?」

「第一是因為聘金。我媽當時跟他要了六十萬的聘金。他結婚時什麼都沒說,很乾脆的給了。但是結婚幾年後,就突然提起這個問題。」她看起來憤恨不平。

「嗯。」我沒多說話。

「第二是因為保姆費。我媽幫我們帶小孩,但是因為小孩子進小學以後,開銷比較大,所以我媽請他每個月多付二千元,他也說我媽死要錢。」

WEB ONLY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