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勇敢面對,遺憾也能變成人生出口

繼2008年的《一個好爸爸》之後,張艾嘉終於再度執起導演筒,並且回到睽違10年的台北拍片。這部《念念》,就像首美麗、神祕的抽象詩,透過一對兄妹、一對情侶的故事,對照著各自的成長經歷、和父母間的情感臍帶,緩緩帶出張艾嘉企圖討論的命題:是什麼決定一個意念的結果,最終是「一念之差」的錯過和遺憾,還是從未離去的「念念不忘」?

她和李心潔是第三度合作。不過這次李心潔飾演的母親,卻是那深刻影響兒女人生抉擇的「上一代」。為了追尋自由,她離開綠島,留下兒子,只帶著女兒遠走他方。生命的取捨間,在兩代際遇中鋪陳出的傷痛、和解和療癒,組成了《念念》敘事的骨幹。

電影殺青後第一次同台對談,張艾嘉和李心潔,談的是師徒間的點滴、是導演和演員對作品的詮釋,卻也是這段期間各自心中的「念念」。

出道40年,什麼是意氣風發、什麼是驚滔駭浪、什麼是峰迴路轉,箇中滋味,張艾嘉早已了然。現在她想追求的,反而是擺開執著的豁達,和隨心所欲的誠實。《念念》有她一貫內斂與不從俗的節奏:「我是完全不顧一切、拍了一部所謂的文藝片,我沒有假裝它是一個半商業的文藝片,」張艾嘉說。票房壓力?不能說完全沒有,「但至少我很誠懇的拿出作品來,並沒有欺騙觀眾入場。我也不帶著成功或失敗的心去看它,一旦這樣想,它就只是我其中的一個作品而已。」

片中出現的大型畫作,都來自李心潔的創作。「畫畫是我18歲時到台灣自學的,」李心潔曾在描述自己初涉娛樂圈的歲月時說。1993年,張艾嘉去馬來西亞挑新人,當時瘦瘦、黑黑、小小的李心潔,坐了7小時公車,穿著白T恤和球鞋去見偶像。後來收到滾石通知,在母親淚眼相送下離家。在農村小鎮長大的她,離鄉背井來到遙遠異地後,畫畫成了寂寞時唯一、也是最好的伴侶。

這幾年走入婚姻為人妻人母,當年唱著〈裙擺搖搖〉的聰慧靈動仍在,但此刻的李心潔,更多了幾分風雨歷練、復歸平靜後的深思、透徹和沉潛。

這天台北難得有著和煦的冬陽,在《Cheers》雜誌邀請下,張艾嘉和李心潔,兩個同樣細膩敏銳、才華洋溢的女子,展開一場知性又感性的心靈對話。

Q《念念》的英文片名,意思是「心的喃喃自語」。妳想表達的是什麼?

A張艾嘉(以下簡稱「張」):因為很多事都是從一個念頭開始,念頭帶動,你做了很多抉擇,一念改變了人生。人生改變,又可能引起很多思念,你一直沒有忘掉它,直到再次遇見什麼時,那些東西又浮現出來。所以最初創作時,「念念」這兩個字就在我腦海中出現。

等到寫劇本時,我一直覺得是3個人物自我對話,我寫的時候,也像跟自己說話,所以我曾經改過片名叫「對話」,conversation。很奇妙的,我的辦公室裡有一張心潔畫的畫,那張畫真的是兩個人面對面,而且是大人彎著腰跟一個小孩很親近。我說:「天啊!這不就是我腦子裡的image?是一個大人跟小孩,也是一個成熟的自己跟小時候的自己對話。」雖然後來改回「念念」,但故事中傳達親密、對話的本質,並沒有改變。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