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停止佯裝自己是萬能的個體吧!別自個兒用餐

「關係一直都在,宇宙萬物之所以存在, 是因為他們和其他的一切都有聯繫,無法獨存。 我們必須停止佯裝自己是萬能的獨立個體。」 ——組織管理顧問 瑪格麗特・惠特麗(Margaret Wheatley)

「我是怎麼進來的?」進哈佛商學院第一年昏頭轉向之際,我不斷自問。

未曾修過會計或財務課的我,放眼所及,全是神情專注、大學商學系畢業的年輕男女。他們畢業後將進入華爾街的頂尖企業,運算數字、分析試算表,很多人都是系出名門,家世顯赫。看在眼裡,我當然是戒慎恐懼。

像我這種出身勞工家庭、文學院畢業、在傳統產業工作幾年的人,如何和待過麥肯錫與高盛的「血統純正」份子相比?在我眼裡,他們像生來就會處理商業資料似的。

這是我事業與人生中決定性的一刻。

我來自賓州西南部的鄉下,成長於拉特博(Latrobe)外圍一處名為楊斯鎮的鋼鐵煤礦小鎮,那兒偏僻極了,從家門放眼望去,四周毫無一磚一瓦。家父在地方的鋼鐵廠工作,週末到工地上工。家母是在臨鎮的醫師和律師家幫傭。大哥為了脫離小鎮生活,投身軍旅;大姐高中出嫁,在我幼時即已離家。

在哈佛商學院裡,幼時的不安全感再次襲來。儘管家境不好,父母堅持要讓我享有兄姐們(母親前一段婚姻的孩子)所缺少的機會。父母不計一切地拉拔我,讓我接受鎮上富家子弟才能得到的教育。我小時候,母親開著破舊的雪弗蘭車,到貴族學校的車站接我放學。其他的孩子鑽進頂級的加長房車與 BMW裡,有人無情地取笑我家的老爺車、廉價的衣服和仿冒的帆船鞋。如今的不安又勾起了當年每天在站牌下等車的痛苦回憶。

這種難能可貴的經驗,讓我更堅定毅力、自我鞭策,清楚看到貧富間的鴻溝。窮困的身世令我憤恨不平,覺得自己完全被屏除在贏家圈外;但另一方面,這些感觸也驅策我比周遭的人更努力。

努力是我扭轉劣勢、進入哈佛商學院的原因之一。但是,我之所以跟班上其他有相對優勢的人不同,其實另有他因。在進入哈佛以前,我似乎比這批同學更早領悟出某番道理。

自小,我就到老家附近的高爾夫球俱樂部,為有錢人和富家子弟當桿弟。我常認真思考,為什麼有些人成就非凡,有些人卻辦不到。我當時仔細地觀察,改變了我後來看待世界的方式。

在偌大的球場中扛著球具時,我觀察這些在專業領域中出類拔萃的人士,觀察他們如何互相幫助。他們為彼此找工作,在彼此的想法上投入時間與金錢,為了幫小孩擠進名校、安排實習地點、找最棒的工作而四處張羅。

我見識到「成功為成功之母」的道理,有錢人的確會變得愈來愈富有,他們的朋友與交友圈就是最強大的資源。我體會到貧窮不只是財務上的匱乏,還會被屏除在貴人圈之外。

我進而了解到,生命在某些方面就像高爾夫球一樣,都是一場比賽。了解並參透比賽規則的人,才能打得最好,贏得球賽。而人生有個威力無窮的法則,那就是:用對的理由,認識對的人,並善用這層關係,不分貴賤都能打入這個圈子。

WEB ONLY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