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聽說讀寫」還不夠!學好外語的關鍵祕密

  • 李開復
  • Web only
  • 圖片來源:unsplash.com/florianklauer
對於一種語言文化的掌握,遠遠不只是會說當地的語言,瞭解當地的風俗,更要對這種文化的歷史和這個國家的制度有深刻的瞭解。

去美國之前,我只學過半年英語,因此,語言障礙成為我面臨的最大難關。

剛開始,同學和老師說的話,我幾乎一句也聽不懂,那種感覺非常痛苦,那「催眠」一般的語速,總讓我在課堂上打起瞌睡,有時候,聽到同學們因為老師的一句笑話笑得前仰後合,我才從夢中驚醒,但還是摸不著頭腦。

天書一般的英文,開始讓我有些望而卻步,後來,我乾脆帶幾本中文的武俠小說到課上去讀,因為覺得怎麼聽也聽不懂,還不如看小說。美國的教育頗為寬鬆,修女老師看到了,多半不會當面指責你,而是聽之任之。

其實,我心裡是暗暗憋了一股勁的。那麼聰明的我,不應該被語言絆倒啊!於是,我找了一大本英文單詞來背,經常背到半夜,不會的就一次次地翻厚厚的中英對照字典。不過,沒多久,我就發現這並不是學英文的最好方法,因為,即使當時記住了一個單詞,但是使用率不高的話,就會完全忘記。我終於悟到了,在沒有語境的情況下,背單詞是沒用的。

後來,我還是下定決心用多交流的方式來學習英文。下了課,我不再膽怯,站在同學中間聽他們說話。如果5個詞當中有4個聽懂了,只有一個聽不懂,我也會趕緊問,同學們會再用英文解釋一遍給我聽。回家以後,我會默默回憶我聽不懂的單詞,然後記下來。而上課的時候,遇到聽不懂的,我也勇敢舉手問老師:「Sorry,I didn’t follow. Can you say again what you mean?(對不起,我沒跟上,可以再說一遍你的意思嗎?)」

在到橡樹嶺聖瑪麗學校的第一年,修女老師們也對我十分照顧。校長瑪麗.大衛修女(Sister Mary David)甚至犧牲自己的午飯時間幫我一對一地補習英文,她複印了小學一年級的課文,每天拿來給我唸。我還清晰地記得,她教我的第一篇課文是:

I have a dog named Spot(我有一條叫小花的狗)
See Spot walk (看小花走)
See Spot run (看小花跑)

從這樣簡單的課文起步,我們堅持了一年。在這一年裡,我的英文水準迅速提高。學校裡所有的老師還允許我享受「開卷考試」的特殊待遇,她們讓我把試卷帶回家,並且告訴我:「題目裡不認識的單詞,你就查字典吧,但是你不能看書找答案噢。」

我每次回到家都嚴格按照老師說的做,題目裡不認識的單詞就去查字典,但是從來沒有去翻書找過答案。因為,我覺得這是老師給我的最大信任,我不能辜負這份信任。

通過種種管道的學習,我的英文終於逐漸接近同齡人的水準了。一年以後,我完全可以聽懂老師講的話了,英文會話也沒有問題了。我想,這和我年齡小,容易接受新的語言不無關係,但也和我大膽地使用,不怕出醜有關。後來我也發現,那些12歲以前到美國的孩子,往往都能學會沒有口音的英語。

WEB ONLY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