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面對真心喜歡的事物,沒有「夠了」的一天

提起游絲棋,絕對是彩妝界中一個大名鼎鼎、卻又極其特殊的身影。模樣清秀溫柔,全神工作時卻不苟言笑到近乎「臭臉」,幾乎是所有合作對象對她的共通描述。她是名媛孫芸芸口中「好想把她放進包包帶著走」的御用彩妝師;藝人艾莉絲形容她是「最不舌粲蓮花的彩妝大師」;上節目錄影時,她甚至曾因為太專心化妝,而忽略了主持人屢屢要她參與對話的暗號,與多數「說得一口好妝」的同業大異其趣。

敬業態度加上專業技巧,讓游絲棋工作多年來聲譽始終歷久不衰。不過,當《Cheers》雜誌記者向她提及這項觀察時,這位低調到極點的彩妝師卻笑得靦腆:「彩妝這一行,就是意志力跟持續力要夠強,」她想了想又開口:「遇到工作,我從不知道什麼叫做『夠了』,這可能是我最重要的特質吧。」

第一份工作的震撼教育,讓她一收工就站在路邊哭

游絲棋的意志力有多強悍?從她不常提及的第一份工作,就可見端倪。

由於從小就決心只做與「美」相關的工作,專科學校畢業後,游絲棋整整研讀了8個月的美容保養課程,目的就是提升專業,為步入職場做準備。這份努力,也讓她在24歲那年就取得國際間最具公信力的兩大執照:CIDESCO國際美容執照與IFA國際芳療師認證。

有了專業加持,完美主義的游絲棋開始尋找工作機會。某天,她在報上看見「徵服裝目錄造型助理」的訊息,前往報名後才發現總共4人應徵,而自己只排在第4順位。

「但那份工作實在太辛苦,前3位只各待一週就不做了。不到一個月,老闆就無奈的找我上工啦!」她笑著回憶。

第一天工作就是震撼教育。由於服裝目錄的拍攝流程高度壓縮,平均3個模特兒一天得拍完200~300套衣服,造型與妝容還得做區隔,時間與精神壓力之大可想而知。她清晨4點就上工,一路忙到隔天凌晨才下班,「我到現在還記得,一推開大門出去,我就忍不住站在路邊哭了。」

除了工時和工作步調,「人」也是難以適應的主因。身為助理,當然不太可能見到什麼好臉色,被呼來喚去更是家常便飯。但靠著意志力,游絲棋不僅撐過沒人帶的新手時期,更開始留心觀察,記住那些「看似與自己無關」的蛛絲馬跡。

比如,不同質料的衣服怎麼在鏡頭前凸顯?模特兒的肢體怎麼擺才會優美?攝影師的燈光通常怎麼打?這些瑣碎細節,都在日後成為她獨一無二的工作養分。例如她最受業界好評、「宛如修過片」的底妝質感,就與當時留心觀察燈光色調、光線折射角度對彩妝影響的習慣密切相關。

職業倦怠躲不掉,但永遠別忘求新求變找樂趣

「工作裡再痛苦的事情,都有可以學習的地方,」游絲棋透露,自己至今都對第一份工作充滿感謝。高度壓縮的工作型態,不僅訓練了她的臨場反應與時尚感,更讓她快速成長,半年後即轉型為自由接案。

不過,她也坦言,彩妝師看似光鮮亮麗,其實折損率極高。比如她有次遠赴歐洲工作,剛下飛機就得了重感冒,「我發著高燒,連握筆刷的手都在發抖,還是要硬撐著把妝化完。」工時、地點和收入都不穩定,個人狀態永遠得擺在最後一位,是這份工作必須面對的難題。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