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詹朴:未完成的是瑣事,不是感情

  • 吳佳珍
  • Web only
  • 圖片來源:廖祐瑲
面對親人離世,永遠沒有準備好的時刻,當那一天來臨時,你會說「早知道……」,還是「幸好……」?

「我最後一次回英國時,我跟我媽說,不用送我去機場了,我都這麼大了,可以自己去,但她還是堅持送我。現在覺得幸好她有送我去,那是我最後一次看到她。」旅英服裝設計師詹朴憶起與母親、美食作家王宣一的最後一面時,這樣描述。

詹朴的語氣中,不能說沒有哀傷,但是比起大多數人面對生離死別時的痛苦,卻少了幾分「來不及」的後悔和遺憾,更多了幾分「幸好有」的珍惜與豁達。

王宣一在義大利旅行時驟逝,震驚台灣的藝文圈。《印刻文學生活誌》4月號以封面故事製作悼念她的專輯,王宣一的另一半--PChome Online網路家庭出版集團和城邦文化創辦人詹宏志所寫的〈失去之後的溫度——點滴追憶王宣一〉一文,因為真情流露,引發讀者極高的共鳴。不過,問起同樣也在雜誌中為文紀念母親的詹朴,他卻出乎意料地表示,沒看過父親那篇文章。「其實我向來避免任何父子同台的機會,這次是為了紀念媽媽,」詹朴靦腆地笑著解釋。

媽媽留下的未完成式,令人措手不及

談起這段時間的點滴,詹朴顯得勇敢且堅強。面對陪伴自己29年的母親突然離開,詹朴理性地告訴自己:媽媽一生都很瀟灑,所以她離開時,也要讓大家對她留下瀟灑的印象。「如果因為我們沒有放開,讓她看起來不瀟灑,那就可惜了。」因此在告別式上,父子兩人極力穩定情緒,讓身邊的親友也能以平靜的心送別母親。

當然,詹朴心中感性的一面,仍然承載了難以言喻的複雜情緒。把注意力轉移到其他事上時,還是可以繼續生活,但一旦腦海浮現出對母親的記憶,傷感仍然席捲而來。

「其實,怎麼可能放開?」詹朴說,就是因為太突然,生活中到處都是母親留下的「未完成」痕跡。「我回台灣後,一直看到各種『未完成』的事情,比如:叫了一塊肉,但還沒處理;衣服送洗,現在才送回來,那些事都太殘忍了……。」

幸好,有讓媽媽看到自己的每一步

老天的安排經常沒什麼道理可循,唯一能做的是把握當下。這句話聽來老梗,但現在卻是詹朴心中最大的慰藉來源。

問詹朴有沒有什麼事是一直想跟媽媽做的,卻來不及做?他想了想回答:家人感情一向很好,沒有什麼誤會或放在心裡沒說的事,「我的每件事情,媽媽都知道。」他回憶,上次倫敦時裝週時,媽媽還把美國的阿姨、舅舅都找來看秀,「我之前一直覺得,等以後秀大一點了再來,但現在想想,幸好那時媽媽把大家都找來,幸好每次都讓她來。」

WEB ONLY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