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我們該如何與工作共處?

隸屬於群體的我們應該要以工作對群體有所貢獻,但工作時若不清楚自己的使命(Mission),將導致對組織的貢獻感低落。

工作是貢獻群體利益的具體活動之一

阿德勒的理論中有一項有趣的觀察,就是針對生命的3項問題之一的工作,他也是從人類與為了彌補生物學上的劣勢而組成的群體之間的關係來思考。

當我們思考該如何維持群體運作時,若所有成員都外出打獵,則沒有人負責準備伙食。反之若所有人都留著準備伙食,則會面臨糧食不足的情況,因此才會發展成有些人準備伙食、其他人外出打獵的分工體制。

再往下細分,負責外出打獵的人當中也有人較善於製作武器,這樣的人就不用外出,只要負責製作武器即可。另外,若有人長於製作衣服,或許就專門負責這項工作。如此一來,為了讓群體的運作更有效率,像這樣的分工體制就會愈來愈細緻,群體的生產力也因此獲得提升。

隸屬於群體的人為了要與群體建立良好的社會關係,並對群體利益有貢獻,都必須要參與某一項分工。而所參與的分工就是他的工作。透過工作,每個人都能直接對群體有貢獻,同時也能習得足以謀生的一技之長。就這兩項層面而言,工作為我們的人生帶來極為重要的意義。

了解使命、與工作和平共處

當群體規模尚小、尚未複雜化時,我們很容易就能理解分工的意義,所謂「分工的意義」就是「某項特定的工作如何對群體利益帶來的貢獻」此一問題的答案,也就是指分工的效用。然而,當進入到已相當複雜的現代社會時,我們往往很難釐清自己所負責的分工究竟對社會帶來什麼樣的貢獻。

杜拉克認為組織的使命(Mission)就是展現自己為社會帶來怎樣的貢獻(第一章第五節),這是組織存在的理由,也是目的。因此,隸屬於組織的成員也必須了解組織的使命,並認清自己所做的工作都是為了實現組織的使命。

所有從事工作的人都應該考量自己負責的工作如何對組織的成果有所貢獻,此外還必須思考如何才能帶來更多貢獻。當我們感受到自己為組織帶來的貢獻愈多,就愈能從中獲得更高的價值感。

由這個觀點可知,當我們不清楚組織的使命及自己的工作與使命之間的關係而漫無目的地工作時,也無法喜歡自己的工作。因為只有在感受到自己對組織或社會有貢獻,我們才能真正獲得工作的價值感。

該怎麼做才能找出自己的優勢?

過去以來,提出了許多找出個人優勢的方法。由馬歇爾.葛史密斯提出的魔勁計分卡(Mojo Scorecard)是其中之一。

嘗試魔勁計分卡

即使想要從事能夠運用自我優勢的工作,但是一定有些人並不清楚自己的優勢是什麼。最早強調個人優勢重要性的就是知名的彼得.杜拉克,他曾經說過以下這段話。

WEB ONLY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