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找回生活與工作的主導權

如果工作成就是一門科目,現在,你會對它打幾分? 同樣的問題,但把科目名稱換成「生活」,你又會為它打幾分?

對倦怠社會的反撲

性人格疾患……這些名詞在生活中愈來愈常見時,柏林藝術大學文化學系教授韓炳哲(Byung-Chul Han)在2010年出版《倦怠社會》一書,探討這個時代因過度強調功績,而導致的普遍倦怠現象。這本哲學著作上市兩週即銷售一空,更成為有11國語言版本的暢銷書,顯然引發了超越國界的共鳴:大家,真的累了。

韓炳哲在書中分析,功績社會中的人們以過度積極的工作和生產,來回應缺乏存在感的生命。結果,勞動的目的不再只是為了生活的必要性,整個社會就像吃了興奮劑,每人都不斷地追求成功和卓越,卻把自己弄得精疲力竭,持續發動自己對自己的戰爭。

韓炳哲認為,如果說,過去強調「不能做什麼」的規訓社會,製造出瘋子和罪犯,那麼太過強調「可能、可以做什麼」的功績社會,就生產出了憂鬱症患者和失敗者。

這樣的描述,對於想知道「為什麼每天都過得這麼累」的現代人來說,是不是精闢到一針見血?

韓炳哲提出「倦怠社會」的概念,正是就這種社會典範轉移,展開探討和反省。而事實上,關於重新找回工作與人生的主導權,也已經是愈來愈多工作者追求的選擇。

去年中,倫敦商學院(London Business School)發布一項研究報告,調查曾參與該校「新興領袖學程」

(Emerging Leaders Executive Education Programme)的Y世代菁英學員。結果發現:對他們來說,能否擁有理想的工作與生活品質,已躍升為職涯上最看重的事,第二是企業文化,第三才是升遷前景。年底,倫敦商學院將對象換成資深經理人,問到未來3~5年的目標時,也有4成高階主管回應是「工作/生活平衡」。

不只是西方世界,就算向來以殺戮戰場著稱、一切「向錢看」的中國職場,一樣出現渴望改變的聲音。跨國人才管理顧問公司Hudson今年4月的報告指出,在1,262位中國白領受訪者中,儘管薪資福利仍是評斷工作的關鍵條件,但61%已把「生活與工作平衡」視為換跑道時的首要考量。

毋庸置疑,對美好生活的嚮往,在未來及未來的世代上只會愈發鮮明。不過,所謂對工作與人生的掌握,指的難道只是調整時間的「量化分配」嗎?減少工作,是否必然意味對生活品質的滿意度提高?

那可未必盡然。

懂得生活,是一種態度和閒情

所謂「生活」或「休閒」,可以是一場旅行或一段假期,但也應該能存在於日常的各個瞬間。如同德國哲學大師皮柏(Josef Pieper)在他的經典名著《閒暇:文化的基礎》中所說,閒暇是一種心靈的態度,不需要靠外部因素作用,也不必由空間大小、時間長短決定。真正的享受閒暇,是一個人和自我間保持著平和、寧靜、愉悅的狀態,絕非遊手好閒、無所事事甚至懶惰的外包裝,當然,也不是混亂地用娛樂和消費填塞。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