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真正的失敗,是因為太輕易地原諒自己

  • 王聰威
  • Web only
  • 圖片來源:stocksnap.io/photo/PLDDMLLTBL
台大領導學程有25名學生為爬南湖大山,在網路推贊助企畫「Climb for Taiwan」、向社會募款50萬元。若不是事件搞得這麼大,登上了報紙頭條,我不知道如果募款最終失敗了,這個課程裡是否會有任何人受到任何實質教訓?

這兩天最有趣的新聞一定是「台大學生募款爬山」這件事,我沒爬過山,於是問了前政大登山社隊員,爬過不少百岳的太太的意見。她只簡單地說:「以前同學為了買登山背包,吃了一整個月的泡麵。」不過根據從媒體讀來的消息,情況好像有點複雜,因為在這個「團隊學習與戶外領導」課中,是教授規定不能用存款、不能跟家裡拿錢,甚至也不能打工,只能用募款方式籌錢,而且同學們實際上也跟75個企業主與店家募款了,還是束手無策,只好利用網路集資來把經費湊齊。

他們會被痛罵的原因,最主要是「台大學生」的關係吧,不知道怎麼搞的,瀰漫著什麼都不會卻已經開口閉口「精英領導」的說法,還要大家把錢集資給一個空口說白話的未來,另外又被「網路集資」這個流行形式與觀念給綁架了,誤以為這種網路集資方式就是最後,也最容易的解決方法,不這麼做就跟不上潮流。

但我覺得,學生會陷入這種困境,指導教授要負絕大部份的責任。

想想在職場上,身為一個指導團隊的主管怎麼可能讓團隊成員淪落至此,做出這麼離譜的判斷,寫出這麼自大狂的文案?

這是因為指導者完全不用考慮成本、不用考慮如何面對客戶、不用考慮大老闆怎麼想、不用考慮人際關係、不用面對下屬的質疑、不用設法獲得下屬的支持、不用想某個企劃案失敗了會損失多少金錢、時間、商譽、客戶,指導者不用在考績表上苦苦掙扎要給哪個人不及格的考績,不用想你是不是得痛苦地開除某人以示負責,或者你自己得辭職負責,你不用擔心會失去年終獎金,也不用擔心害下屬沒有年終獎金,不必擔心別的部門如何用不屑的眼光看待這個團隊,不必擔心這個團隊一旦被解散,過去的心血全部化為烏有。

也就是說,在這個課程設計之下,這只是一場大型的遊戲,指導者與學生並不必擔心會面臨真正的失敗。

一位好的團隊指導者大可以容忍一再的失敗,容忍團隊成員不足之處,但必須拼了命地解決問題,保護、指責、教育成員,並且最終擔負成敗責任,可是若您讀讀集資網站裡老師與學生如何侈言「面對失敗」、「失敗的勇氣」等等,您會發現「失敗」這個詞在此處如此空洞與無菌,好像只是一個可以到處東用用西用用的辭語罷了。

沒有人真正說出「如果這次募款行動失敗了,誰該負責,又該負什麼樣的責任?」

WEB ONLY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