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女記者的深刻體悟:我不願再當台灣媒體的「製稿機」

  • 劉光瑩
  • 天下雜誌
  • 圖片來源:王建棟
無法停在一般媒體「求快不求深」的報導環境,二十多歲的她,冒著被監控的危險,深入衣索比亞、白俄羅斯,讓台灣有機會用一雙真實的眼睛看世界。

國中開始,成績好的廖芸婕就拒絕被歸類為「好學生」,她希望認識跳八家將的同學,但礙於家教嚴,「曾經想去廟裡看他練習,但從來沒機會,」她惆悵地說。

如今她對世界的好奇,把她帶到衣索比亞看非洲最大水庫預定地、到印度垂死之家和志工一起服務,以及到白俄羅斯,遭受車諾比核災的人們家,一同哭泣。

二十八歲的廖芸婕選擇了一條少人走的路:獨立國際記者。獨立,因她無法對真實、深入和年假妥協;記者,因為對世界過度好奇。

走上這條路,其實經過一連串拉鋸。廖芸婕的父親為電子公司高階主管,母親是家庭主婦,對她的期望單純:「成為有用的人」。大學申請上台大社會、交大管理科學,與政大新聞系,廖芸婕考慮許久,還是選擇新聞。

為什麼非走這條路不可?

國中一年級時,台灣發生九二一大地震,她看著電視上為了將災情呈現給大眾,而深入險境的記者們,從此認定,把真實讓更多人看到,是她的夢想。

計劃趕不上變化。媒體環境崩壞之快,讓「真實」也成奢求。大學畢業,廖芸婕進《蘋果日報》跑財經新聞,只因這是少數會認真查證的報紙。

不願當「製稿機」

兩年來,她頗受主管賞識,但愈來愈懷疑,只有這樣嗎?「我可以很快產出封面專題,但感覺自己像製稿機,採訪頂多一兩週,無法產出深入的內容。」

廖芸婕對記者夢的使命感,似乎是以改變社會為動力,本質是積極入世;然而,從小登山與攀岩,培養出對大自然的熱愛,卻是抽離凡塵俗務的。

為了更釐清這兩種矛盾,在二十五歲這一年,她毅然決定出發,花八個月走訪印度、寮國、柬埔寨、越南、尼泊爾、巴爾幹半島等十餘國。原本想像,壯遊後就要回台灣好好工作,旅途所見,卻讓她的思惟整個翻轉。

廖芸婕遇到許多歐洲人,每年夏天當志工,到印度彈烏克麗麗給垂死之家的病人聽。「歐洲人佩服亞洲人有勇氣辭職,那是因為我們不像他們每年有長假,」她無奈地說。

「我不能接受一年只有七天休假,無法長時間深入做專題,決定試試看,花一年做一個題目。」她認為,與其擔心職涯,不如為需要發聲的人多做一點。

再遠的事,也和台灣相關

她在二○一三年募資進行首個大型專題,與伙伴林龍吟遠赴衣索比亞,探討吉貝三號水庫興建議題,呈現的不僅是少數將因水庫流離失所的人的聲音,也有絕大多數人對大建設的渴求,翻身的想望。

為了同時與台灣經驗對話,她也到美濃採訪反水庫運動,但並不願選立場。「我不希望給答案,而是呈現多元理解,大家一起想解方。」

WEB ONLY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