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文學最大的價值,是教人學會謙卑與同情

白先勇的笑聲宏亮,氣色飽滿紅潤,歲月在他臉上只淡淡又敷衍地留下痕跡,儘管白先勇的作品,無論在華人世界的現代文學史上,還是在無數讀者的成長歷程與心中,早已刻下深切又無法被取代的印記。

這樣一位中文創作的大師級人物,最近十餘年來埋首栽入的功課,卻和歷史有關。除了和學者廖彥博共同考察史料、採訪見證人與受難者家屬,還原父親白崇禧將軍在二二八事件後來台宣慰的16天真相,寫下《止痛療傷:白崇禧將軍與二二八》一書外,今年5月,他又發表一手監製、耗時兩年才拍成的紀錄片《關鍵十六天:白崇禧將軍與二二八》。

惦記著父親在歷史篇章中缺席的身影,固然是最初敦促白先勇投入的動力,但從積極推動崑曲藝術,創作《青春版牡丹亭》,到致力於拼湊歷史碎片,當中更多的是白先勇對振興文化、喚起社會看重史觀的迫切和焦慮。對已經錯過20世紀的中國文藝復興,如何能在21世紀迸現火光,他的急切溢於言表。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