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誰的青春不迷茫?

  • 劉同
  • Web only
  • 圖片來源:悅知文化提供
青春不是一個年紀,而是一種狀態,你覺得孤獨就對了,你覺得無助就對了,你覺得迷茫就對了,誰的青春不迷茫?

青春不是一個年紀,而是一種狀態,你覺得孤獨就對了,你覺得無助就對了,你覺得迷茫就對了,誰的青春不迷茫?

這一生,下一世

江西的礦山巍峨而遙遠,總有緩慢的礦車在山的脊樑上來回穿梭。站在外公家的院子裡遠遠地看著,心裡有說不出的異樣。

江西的礦業曾經非常發達,礦工出身的外公是當年江西省的第一礦務書記。記得我四歲的時候和母親回江西,下了火車,總有外公的警衛員開著吉普車在外面等著我們。在發電報的那個時期,外公家早已經有了裝蓄電池的話機,和現在唯一不同的是,需要接線員幫忙轉出去。在這樣的環境下,不苟言笑的他給家裡所有的人帶來了無比的安全感。

外公家的晚飯時間大概是下午七點,很多時候全家人都坐好了外公卻還沒有回來,於是小舅便會帶著我去接外公,遠遠的五樓上外公正探頭朝下看,看見我們便大聲地揮手說:「我忘記帶鑰匙了。」─他常常會忘記帶鑰匙,然後把自己鎖在辦公室裡。

外公家有前院後院,前院是大片大片的假山,後院是大片大片的植物盆栽。小學學到「曇花一現」這個成語時,全班同學似乎只有我一個人看過真正的曇花。我還記得當時外公非常驕傲地告訴我什麼是曇花,然後命令全家人坐在一起等待曇花的開放,分享清香。

對於盆栽,外公是極其熱愛的,四處搜集也會自己修剪,哼著小曲自得其樂。

可我也像所有的小孩一樣,對外婆依戀而對外公總是害怕。他經常會眉頭緊鎖坐著發呆,四歲的我根本就不清楚人生為何有那麼多的不愉快。外公外婆一共生了兩男四女,都對我寵得厲害,因為我是家裡孫輩中的第一個小孩,所有人都把精力投入到我身上。

大姨教我一輩子都看不懂的英文,我想對英文的陰影就是從那時開始的。二姨出很多考題給我,並把周圍院子裡的小孩聚集起來進行考試,而我常常是第一。三姨不是外婆親生的女兒,但是卻對我照顧得無微不至。小姨比我大不了多少,她的衣服都是專門找人訂做的,早早就用上了蕾絲花邊,所以小時候我沒衣服穿時,外婆都會從衣櫃裡拿出漂亮的、有蕾絲花邊的外套給我換上,然後我開心地穿出去逛蕩被很多人圍觀,紛紛扯著我的衣服問是哪裡做的,料子真好,手工獨到。

小時候就穿蕾絲邊的我總是被人誤認為是女孩,因此,現在只要一看見蕾絲邊就想逃。

經濟環境蕭條,外公的眉頭更為緊鎖。五歲時,我被父母接回湖南開始了讀書生活,舅舅們去了廣東,各自安家立業。外公外婆光榮退休被接到了廣東安享晚年。

再後來,記憶逐漸模糊,有關外公的記憶只是皮膚上的刺痛,那是他少有幾次用鬍鬚刺我臉留下的感覺。寡言,少語,懶於解釋,只因為一切都在繼續、在努力。

WEB ONLY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