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踏上冒險旅程:「只有起點,沒有終點」

  • 廖科溢
  • Web only
  • 圖片來源:www.facebook.com/silkroadliao
旅行,是一種實踐夢想的方式,同時也能發現內心蛻變的契機。去體驗、融入不一樣的環境;不僅開眼界,也試著解讀出內心的感受,和陌生的國度,融合、交織出一段美妙的回憶。

「我不僅是走在一條歷史上最輝煌的路,也走出了一條,我,真正想要走的路。」

我的沙漠初體驗

翻開地圖、轉動地球儀,手指頭依循著絲路路線游移,腦袋裡對於即將前往的陌生國度,不禁多了份想像,但內心最期待看到的景象,是沙漠。

沙漠,對於生長在臺灣的我來說,自然感到好奇、陌生,透過電影、書籍的認識,沙漠總帶點神秘感與危險性,讓自己內心潛藏的探險因子雀躍不已。當火車從蘭州駛向河西走廊,車窗外戈壁灘的荒蕪景觀,讓我看得目瞪口呆,驚呼連連。導演看到我這都市佬的驚訝表情,還不忘向我炫耀一番,述說著過去造訪沙漠的經驗。

記得導演問我,如果來到沙漠,最想做的事是什麼?當時曾想像用力抓一把沙,舉起手看著沙子從指縫中流逝,或抓一把沙,向空中揮灑,並多愁善感地分享一段沙漠初體驗的感動。另外也希望能騎上駱駝,來趟穿越沙漠之旅。

初次接觸沙漠是在嘉峪關,站在西面城門關口,往前一步就是踏進西域,映入眼的是看不到盡頭的戈壁灘;由於當時正值冬末春初交替之際,仍處零下四度低溫,迎面刮來凜冽寒風,讓臉頰略感刺痛。每一口呼吸還得停頓一會兒,溫潤吸入鼻腔裡的冷空氣;遙想當年無數歷史人物、百姓,要踏上這段沙漠旅程,需要何等勇氣?走出關外的每一步,更顯現出將奮力走完絲路的堅定決心,這一刻,真實感受到自己,原來也有著不平凡的念頭。

所謂登高望遠,想看得更遠就得爬上更高處,來到同樣是明朝修建的懸臂長城。望著近一公里外的至高點,原本和夥伴打算要一股作氣登頂,看似不遠,但這段石階竟然爬得氣喘吁吁,雖然不至頭眼昏花,但兩腿直發軟,有些不聽使喚;夥伴們不喊累,卻很有默契地走走停停,彼此相互拍照,最後一段連續百公尺階梯,可還是得咬緊牙根硬撐,手腳並用地爬上最高點。

登上懸臂長城,先調整著呼吸節奏,同時向城墩靠近,細細感受眼前一望無際的戈壁灘,原本想登高一呼,卻被眼前景觀震撼到說不出話,除了遼闊、壯觀之外,實在找不到更洽當的形容詞,而老天似乎有意給了我們一片陰沉沉的天色,讓戈壁灘顯得格外滄桑、荒涼。

嘉峪關外的戈壁灘,和印象中的沙漠仍有些出入,除了沙,還有隆起的石丘,以及耐旱植被,直到造訪敦煌的鳴沙山月牙泉,總算見識到心中真正渴望的沙漠景觀。為了拍出在沙漠中行走的孤獨感,並遠眺沙丘另一端的月牙泉,這回得自個兒登上沙丘,沿稜線往高處走。

WEB ONLY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