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每個團體都會有「賴皮的人」

亞洲人不是透過「個人責任感」,而是「團體約束」來進行合作。如此一來,團體就必須有盡可能完善的評鑑制度,創造自由競爭的環境。

【讀者提問】

Q:明明得做小組報告,卻總有成員擺爛,該怎麼辦?

您好!我是正要升大四的同學。畢業將近,我與班上同學一起做畢業報告,可是小組中總有同學事不關己,因為我是組長,常常感到心有疲憊;並且因為自己是念商管科系,讓我懷疑自己是否沒有領導才能?即使我委婉提出需要修改部份,但同學反而找藉口,並且最後直接不爽不回應我;或者交代完事情後,總是到最後關頭才隨意拼湊報告給我。我也提出請他們換位思考,是有幾個同學回應並幫助,但還是有人不管不理……。快畢業了,我希望彼此都能學些東西,到底該如何做才能幫助他們又幫助自己?這種情況出社會後是否仍會發生?

--------------

【醫師解惑】

亞洲人多半不是基於責任感來合作,而是因為團體約束

親愛的同學,這樣的情形的確十分惱人,任何情況下遇到賴皮的人,都是教人不知所措的。

這些年來,我們的教育體制開始提倡團隊精神的訓練。這個從歐美學來的用意很好,卻忘了在西方能行得通是因為參與的每個人已有基本的責任感。合作是在人人都有責任感的前提下,而責任感最重要的基礎則是獨立能力。唯有責任感和獨立能力這兩者皆有的情形下,合作才有意義。

西方的制度搬到了亞洲,往往一個細節沒有注意到,就完全變形了。

我個人很喜歡人類學家許烺光的講法。他的研究一開始是以研究中國人的民族性格為主,但長期居住在西方世界的生活經驗,讓他不斷以人類學的眼光來觀察西方人(特別是美國人)的生活。

他認為,個人主義既然不曾發生在亞洲的文化裡,個人主義才有的個人責任感也就不必然存在於亞洲文化中。我們的群體取向,讓我們沒有擁有西方社會所謂的「自我」(individual),而只有他命名為「人」(Jen)的概念;亞洲人不是透過「個人責任感」來進行團體合作,而是因為「團體約束」讓每個人都會完成自己的本分。所以,若要有動力去完成本分,前提是這個團體是有約束力的。

在我們過去的傳統社會,每個人會將自己的本分做好,是因為這個團體(也許是宗族、鄰里)對個人還有這樣的約束力。然而現在,傳統團體的約束力量早已經不見;而西方文化中會對自己要求責任感的的個人主義,並未在經濟發達後的非西方社會出現。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從西方挪用過來的各種制度,往往就會變質、甚至扭曲了。同樣的,當我們的教育強調團隊精神的訓練時,卻淪為對這些賴皮的人過分縱容。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黏著度UP!

如何締造破億營收?CiPU喜舖創辦人周品妤分享…

互動力UP!

再難搞客戶也能變「鐵粉」!LINE@官方指定講師…

生涯顧問

業務力UP!

跨界社群操作案例,奧美互動行銷王俊人分享…

平台經濟的逆襲

airbnb來台最高決策唯一一場公開演說…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