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你絕對避不開的6大關鍵挑戰

1980年代,台灣最有前景的關鍵字叫「半導體」;1990年代,這個字則換成「手機」和「平板電腦」。幾波電子產業的更迭,創造出台灣史上最大一批因創業而致富的青年創業家,同時也誕生大量科技新貴。

隨後,網際網路、電子商務出現,打破國界,引進前所未見的虛擬新世界。接下來,餐飲新貴、社群網路、文化創意產業……每個時代都有足以扭轉個人命運的關鍵字,端看你接不接得住一波還有一波高的趨勢與潮流。

面向2016,這個時候向前看,即將翻轉社會結構、產業秩序、改寫未來的6個關鍵字又是什麼?

1 「廣場人」世代

發聲管道更多元,相互串聯,一個人也能扭轉現況

每年冬季,在瑞士達沃斯(Davos)舉辦的「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都會將來自全球金融界、科技界、學術圈的跨國菁英齊聚一堂。10年前,政治學者杭廷頓(Samuel Huntington)將這些人稱之為「達沃斯人」(Davos man),代表著一群跨越國籍、站在金字塔頂端的政商人士。

相對於「達沃斯人」,《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專欄作家佛里曼(Thomas Friedman)最近則提出一個全新的族群--「廣場人」(Square People)。

「廣場人」是一股新的全球性政治力量,人數比達沃斯人更龐大,影響力也更為深遠。「他們大多數都很年輕,渴望擁有更多的自由與更優質的生活,」佛里曼說:「這些人透過在廣場(或虛擬廣場)上集結,彼此連結在一起,尋求改革或革命。」

廣場人出現在全球各地,從莫斯科、新德里、河內到曼谷,都看得到他們,當然,也包括台灣。

在北非、西亞,有突尼西亞「茉莉花革命」引起的「阿拉伯之春」浪潮;香港有「雨傘革命」;台灣有「太陽花運動」,還有8月剛落幕「反黑箱課綱行動」。廣場人的年齡層愈降愈低,自發與自覺的程度,更令上個世代的前輩刮目相看。而除了在實體廣場聚集外,像Facebook、Twitter、YouTube等「虛擬廣場」,更是廣場人隔空串聯,推動變革和挑戰權威的最佳舞台。

佛里曼表示:「對領導人來說,這是個可怕的世界,單向溝通的時代已經結束。」對身為廣場人的世代來說,善用網路的組織力與動員力,將帶來前所未有的影響力。但值得注意的是,住在資訊「玻璃屋」裡的,不只有老人,年輕人也在同一個屋簷下。如何不被自已引燃的火焰燒到,同樣是廣場人必須具備的意識。

2 少子化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黏著度UP!

如何締造破億營收?CiPU喜舖創辦人周品妤分享…

互動力UP!

再難搞客戶也能變「鐵粉」!LINE@官方指定講師…

生涯顧問

業務力UP!

跨界社群操作案例,奧美互動行銷王俊人分享…

平台經濟的逆襲

airbnb來台最高決策唯一一場公開演說…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