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這3個國家,工時比台灣還長,但瑞典正在進行「每日工時6小時」實驗

對於大多數台灣人而言,一天「只」工作8小時恐怕是奢望。

事實上,儘管勞動部已將每兩週84小時工時減到每週40小時,但自願性及非自願性的加班仍是常態。

此外,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CED)2014年統計資料顯示,韓國人每週工作44.5小時、土耳其人每週工作47.7小時,以及南非人每週工作43.8小時,似乎在在凸顯長工時難以快速逆轉的現況。

實驗結果:對工作或家庭皆「更有活力」

這當中,瑞典選擇反其道而行。《衛報》(The Guardian)報導,位於瑞典哥特堡市(Gothenburg)的斯華德戴倫(Svartedalens)護理之家,從今年2月起,將每日工作時數從8小時縮減為6小時,希望藉此改善員工生活品質,提高工作效率。半年過後評估,的確收到不錯的成效。

「以前,我總感覺無時無刻不筋疲力盡,回家就癱軟在沙發上,」斯華德戴倫的41歲護士佩特森(Lise-Lotte Pettersson)告訴《衛報》:「現在情況完全不一樣,我變得更有活力,精神更加集中,不管面對工作或家庭。」

因此,這股「砍工時」的旋風漸漸席捲瑞典,哥特堡市薩赫爾格雷斯卡大學醫院(Sahlgrenska University Hospital)的骨科手術部,以及北方大城于默奧(Umea)的兩間醫院都開始實施每日工時6小時制。而且不只公部門,愈來愈多小型私人企業也同意,更短工時有助於提高生產效率,同時降低員工離職率。

其實,縮短工時在瑞典並非全新的想法。

縮短工時也是政治問題

早在1990年代,瑞典就曾有過幾個6小時工時制的實驗,例如礦業城市基律納(Kiruna)的護理人員從1989年轉為每日工作6小時,允許女性護理師有更多時間與在礦場工作的丈夫相處。然而《衛報》提到,2005年基律納的政治力量由左翼轉向右翼,8小時工時制死灰復燃。

「他們(右翼人士)說,社會為6小時工時制付出的代價太昂貴了,」隆德大學(University of Lund)教授比吉塔‧奧爾森(Birgitta Olsson)表示:「但這其實可視為一種投資,人們更健康地工作,處在更好的環境當中。」

顯然,是否縮減工時不僅僅是個經濟問題,也是個政治問題。右派聲稱,縮短工時每年造成高額浪費,需全民買單,必須強力否決;左派則始終相信,時間比金錢更重要。

無論如何,如《赫芬頓郵報》(The Huffington Post)所批評的,瑞典的嘗試凸顯美國的「加班崇拜」有檢討空間,放眼加班文化更普及的亞洲國家,自然也不例外。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黏著度UP!

如何締造破億營收?CiPU喜舖創辦人周品妤分享…

互動力UP!

再難搞客戶也能變「鐵粉」!LINE@官方指定講師…

生涯顧問

業務力UP!

跨界社群操作案例,奧美互動行銷王俊人分享…

平台經濟的逆襲

airbnb來台最高決策唯一一場公開演說…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