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在愛情裡,你以為自己很了解這個人,其實,男人就像百貨公司的福袋

  • 葉揚
  • 時報出版
  • 圖片來源:時報出版提供
帥不會一直都在,但奇怪會留下來。

如果婚姻是墳墓,這本書就是墳墓裡傳來的派對歌聲。這是一本彼得先生的笑料大全;也是對愛與家庭的真情誓約。

彼得先生,悠哉優雅、神經大條,跟藝文圈很不熟,以為徐志摩死於馬航;葉揚,蹦蹦跳跳、執行力強,夢想是當職業小說家,覺得米蘭昆德拉是神。

他們愛情長跑16年,結婚700多個日子,兩個完全不一樣的人,搬進了臺北的風化區,開始了一段胡鬧的日子。走在路上巧遇槍擊事件(中槍的人倒是一臉怡然),一起到非洲大陸跟獅子散步(彼得先生:我比較想跟恐龍妹共舞),吵架的時候跟彼此的媽媽告狀,再加上一些有點矮油的廁所事件。

所謂婚姻是一副很奇妙的眼鏡,妳一旦戴上了,才明白身邊這個男人,跟愛情的迷濛晨霧中長得一點都不同。彼得先生的愚蠢以量取勝,還可以回收再利用。嫁給全世界最好笑的人,一起吃飯一起玩 ,簡直死也無憾!

婚姻裡最珍貴的,不是兩人擁有了什麼,而是你們曾陪伴彼此經歷了哪些。在這個說愛就愛,說不愛就不愛的年代,葉揚用溫暖而詼諧的文字說了一段,貌似天注定,其實相守更需要努力的婚後愛情故事。─兩性作家御姊愛

大喜之日

汗水濕漉漉地貼著我的背,在露天花園中,梳著西裝頭的彼得先生握著我的手,「再不開始,我的襯衫就要變成透明的了。」他恐慌地說。

今天,我們就要在炙熱的太陽底下結婚了。

跟所有的婚禮都類似,大家熱鬧地參加祝福,舉起酒杯對著舞臺上的我們喊:「要幸福喔。」

穿著正式服裝的彼得跟我,望著圍繞在一個又一個圓桌邊的人群,不知道該回應什麼,只能笑嘻嘻地一口喝掉假裝成紅酒的葡萄汁。

「好甜喔。」彼得先生對我說。我看著他側面的酒窩,也跟著喝了一大口。

很多事情回頭來看,都有所謂的轉捩點。彼得先生跟我認識超過十五年,戀愛十四年。在這份長期關係裡面,有一個時刻,我認為是重要的關鍵。

那是一個威猛的夏天,暑假剛剛結束。那年我們十六歲。我按照每天上學的習慣,騎著深藍色的腳踏車,在早上七點出門。抵達學校的途中,我放鬆踏板,一個轉彎的路口,減速滑行時,聽見有人喊我的名字。

我回頭看,是穿著淺綠色短袖制服的彼得。他從馬路的另一端走過來,露出白白的牙齒向我揮手。

「你怎麼在這裡?」我問他,從這個路口走到學校,還有一段二十分鐘的距離。

「我家那邊的公車,最多只能開到這邊啊。」他指指後方的站牌,帶著遺憾的表情。

「既然這樣,那你上車吧!」我提議讓他坐上我的腳踏車。「我順便載你。」

「咦?」彼得倒退了一步,一臉不相信。「妳會載人喔?」

WEB ONLY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黏著度UP!

如何締造破億營收?CiPU喜舖創辦人周品妤分享…

互動力UP!

再難搞客戶也能變「鐵粉」!LINE@官方指定講師…

生涯顧問

業務力UP!

跨界社群操作案例,奧美互動行銷王俊人分享…

平台經濟的逆襲

airbnb來台最高決策唯一一場公開演說…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