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凝視死亡:一位外科醫師對衰老與死亡的思索

你願意人生最後一哩路,是眼神空洞的坐在輪椅上滑行嗎?

你希望至愛親人的餘生,是靈魂被禁錮在病床上的軀體裡?

人生的終極目標是「好好的活」,有尊嚴地活到最後一分鐘!

重新思考年老生活、安寧照護,到死亡的尾聲

獻給 都會變老的我們

現代醫學已經扭轉了嬰兒死亡率、受傷生病的致死率,但是面對衰老和死亡,醫學能做的還是很有限。葛文德透過自己家庭和病人的故事,描述了衰老、死亡過程中的困擾、痛苦與無奈。

醫師該如何與病人討論死亡?如何提供適度而不浪費資源的療法?如何協助病人在虛幻的期望與有品質的臨終生活之間,做出抉擇?

這些不僅是醫學院很少會教的課,也是許多人避諱不敢面對的生命課題。葛文德毫無畏懼的迎向這個禁忌話題,以誠懇的態度、溫暖的筆觸,敘述老人安養、臨終照護的種種面向,揭示人生的終極目標可不是「好好的死」,而是「好好的活、有尊嚴的活過每一分鐘」

依賴

不知當我們衰老、病痛纏身、凡事都得依賴他人之時,要如何才會覺得人生是值得活的。

老人說,他們怕的不是死亡,而是死前的種種——失聰、喪失記憶、失去摯友,以及不再能夠像以前一樣獨立過活。正如席佛史東告訴我的:「年老是一連串的失落。」菲立普.羅斯(Philip Roth)在描述男性肉體衰老的小說《凡人》中,論道:「年老不是一場戰役,而是屠殺。

如果運氣好加上講究健康(注意營養、運動、控制血壓,必要時去看醫生),通常還是能活得長久,而且過得不錯。然而,我們身體的損壞日積月累,終有一天不管身體或心智都難以應付每日生活所需。儘管很少人突然遭逢意外死亡或猝死,大多數的人到了老年,總會衰退到無法獨立生活。

我們不喜歡去想這件事。所以,大部分的人都沒有預作準備。若非身體已經衰退到非要別人照顧不可了,幾乎都不願正視問題,然而這時再來盤算,為時已晚。

席佛史東來到這個十字路口的時候,出問題的不是他本人,而是妻子貝拉。貝拉的身體一年不如一年,席佛史東儘管已經九十幾歲了,健康狀況還好得出奇。他沒生什麼重病,依然每週上健身房運動,繼續為宗教研究的學生上課,教授老年醫學課程,也在果園灣的健康委員會服務,甚至還在開車。但貝拉的情況很糟,她已完全失明,耳朵也不好,記憶也退化得厲害。我們一起吃飯的時候,席佛史東必須一再跟她說,我就坐在她對面。

WEB ONLY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黏著度UP!

如何締造破億營收?CiPU喜舖創辦人周品妤分享…

互動力UP!

再難搞客戶也能變「鐵粉」!LINE@官方指定講師…

生涯顧問

業務力UP!

跨界社群操作案例,奧美互動行銷王俊人分享…

平台經濟的逆襲

airbnb來台最高決策唯一一場公開演說…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