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戲如人生,從電影認識更真實的自己

和真實的自己,相約在電影裡──電影可以倒帶,人生不能重來。36部電影裡的各種選擇與對白,療癒生命中難以釋懷的遺憾。

就算是奴隸,也要擁有高貴心靈──《自由之心》

大概少有一位生活在二十一世紀第二個十年的台灣人,會對十九世紀50年代一位美國黑人的處境感到興趣。時間、空間、歷史背景、文化淵源等的差異,使我們不易融入皮膚黝黑男子的世界。但我看了十分鐘之後,就強烈愛上這部2014年奧斯卡金像獎的最佳影片。

有一段影評如此說:「充滿了憤怒、無奈、委屈和感動的影片,一曲長達十二年的悲傷輓歌,一曲長達十二年的愛戀之曲。」另一段如此肯定:「這不是傳統好萊塢式救贖類影片模式,整部作品成熟而冷靜,混雜著巧妙的設計與深入情感。」

人人都是奴隸,怎麼會如此呢?《自由之心》的片名原來是《12 years, a slave》直接翻譯就是「十二年為奴隸的歲月」。我想到自己在不同情境中,彷彿都是失去自由的奴隸。

人生總是存在無數的牢籠

很多人都形容婚姻有如牢籠,還記得結婚十三年八個月的日子,我寫了一個簽呈給老婆「判無期徒刑的平均關十三年八個月即可假釋,如果我當年殺了人判無期徒刑,今日是我出獄的日子。」教國文的老婆看了默不作聲,走到書房,用毛筆在簽呈左上角批了「慰留」。

帶著玩笑的場景似乎顯示:「愛一個人,比殺一個人,更不自由!」我在婚姻輔導過程中,遇到許多命運如奴隸的案主:有的長期被丈夫毒打、有的日復一日忍受配偶怪癖、有的持續被婆婆言語羞辱……要走出婚姻重新為自由人,並不容易。有些人則受父母、手足甚至子女媳婦的折磨,苦不堪言。但是,施虐者是自己的家人,求助不易。

在工作中,無數人都像奴隸。德國社會學大師韋伯曾如此比喻;工作原本可能是「輕薄的外衣」,穿上以後才發現是「鐵的牢籠」。如同《自由之心》的男主角被誘騙去表演他熟練的小提琴才華,他還以為能多賺些錢,沒想到這個騙局讓他受了十二年極其殘酷的折磨。

一八四一年,生活富裕,原屬自由人的黑人索羅門,兩位白人聲稱他們是華盛頓特區的工作人員,正在尋找一名伴奏師,他在被灌醉後,醒來發現自己已被賣做黑奴。儘管他一再宣稱自己是自由人,卻遭到對方的肆意毆打。他先後伺候不同的主人,做過各種卑賤的苦活,受過多次的鞭打,慘不忍睹。最苦的是與親愛的家人分離,不知有無重逢之日!

在奴隸生涯中,小提琴具有多方面的意義,他把妻子、女兒、兒子的名字刻在琴的下方,每次拉琴,這三個名字就緊貼著脖子,如同自己的命脈。他被一位法官送去伴奏,主人准許他擁有小費。索羅門因此有了一塊銀幣,用這銀錢去說服一位好像友善的白人,請對方幫自己寄一封求救的信。沒想到對方告訴了兇殘的主人,因而再次被毒打。索羅門在絕望中,把小提琴給砸毀。

WEB ONLY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黏著度UP!

如何締造破億營收?CiPU喜舖創辦人周品妤分享…

互動力UP!

再難搞客戶也能變「鐵粉」!LINE@官方指定講師…

生涯顧問

業務力UP!

跨界社群操作案例,奧美互動行銷王俊人分享…

平台經濟的逆襲

airbnb來台最高決策唯一一場公開演說…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