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李國修‬‬‬‬‬‬‬:焦慮與恐懼,是讓我不斷創作的原因

  • 董成瑜
  • 時報出版
  • 圖片來源:黃建賓
採訪時間跨度達十二年,作者在書中也增添了時空背景細節,以及因字數限制而犧牲的精彩片段,有的感人至深,有的嘲諷挖苦,有的黑色幽默,有的不勝唏噓。

屏風表演班創立二十週年,李國修也從三十出頭的年輕人,來到中年的五十一歲。他編、導、演、經營劇團,寫過三十個劇本,四十二歲得了國家文藝獎,許多紀錄在台灣劇場界無人能及。他纖細敏感、愛哭愛笑,寫社會百態,也掏挖自己的內在,如此不斷消耗自己,他幾乎得了憂鬱症。後來有次他在日本美食節目中,看到漁夫因天候不好不出海,在漁會裡把吊在窗邊風乾的章魚乾割來下酒。於是他在寫作低潮的這一年,有空便去各漁港買魚貨,加佐料煮過經六十小時風乾,他想像自己是個不出海的漁夫,因此快樂。他又決定戒菸,便想像自己是在坐飛機,所以不能抽菸。他說,焦慮與恐懼,是他不斷創作的原因。二○一三年他病逝台北。

屏風表演班在地下室,進門後要經過一條長廊才能到辦公室,長廊的牆上掛著二十年來屏風數十齣戲的海報。編、導、演兼劇團總監的李國修,顯然很喜歡這長廊, 把媒體採訪都安排在這。他的同事搬來一桌二椅(這在京戲裡象徵了一整個廳堂), 是很刺激的藍桌布和紅漆椅。

如此,我們在這裡訪談,就好像是在演戲。長廊因這些海報而熱鬧,說話間,幾十齣戲的數百個角色的鬼魂,似乎都紛紛走下來遊蕩著,隨時靠過來聽聽我們在講什麼。

二十年前的一九八六年,一個做戲靴的老人的兒子李國修,成立了屏風表演班。這個表演團體曾叱吒風雲,雖有起落,但至今不衰。如今五十一歲的李國修,仍像二十多年前電視節目《綜藝一百》裡的那個年輕人一樣,講話快,焦慮而神經質。

「一九八五年,我三十歲,在《綜藝一百》做短劇,又演又編,編短劇很難,我心力交瘁,很低潮。可是在劇場,我剛做完《那一夜我們說相聲》(表演工作坊), 是高峰,兩極交錯之下,我覺得應該停下來。」

在那個封閉的年代,沒有言論自由,只有三台,電視娛樂節目《綜藝一百》和形式新鮮又嘲諷的舞台劇《那一夜我們說相聲》,都帶給當時台灣社會極大的心靈撫慰,到現在許多人記憶猶新。

但當年李國修三十歲的危機感也非常實在。他去東京、紐約待了半年,看了許多劇場。「東京每天有兩百多個劇團同時在表演,非常不可思議,劇場可以吸引這麼多群眾!」回來以後,他決心要在電視和劇場之間做個選擇,他成立了屏風表演班。

那個時代,三十歲就可以做大事了。他憑著電視最受歡迎喜劇演員的聲望,和豐沛的創作力,每齣戲都吸引數萬觀眾。他以日本女學生井口真理子在台灣發生命案為背景,寫成《救國株式會社》,曾經連演七十場,連大年初一都演,此紀錄至今無人能破。

李國修不斷地演戲、創作,是因為:「我怕老怕死。我這幾年的作品,台上一堆老人,我怕老就先演老人,想知道老是什麼樣子;我怕生病,我在舞台上就被病魔纏身。因為這樣的恐懼而創作,觀眾會看到另一個李國修。」

WEB ONLY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黏著度UP!

如何締造破億營收?CiPU喜舖創辦人周品妤分享…

互動力UP!

再難搞客戶也能變「鐵粉」!LINE@官方指定講師…

生涯顧問

業務力UP!

跨界社群操作案例,奧美互動行銷王俊人分享…

平台經濟的逆襲

airbnb來台最高決策唯一一場公開演說…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