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以賺錢為目的的兼職,是最愚蠢的投資

  • 李尚龍
  • 今周刊出版
  • 圖片來源:stocksnap.io
不要因為幹一些無意義的兼職而浪費了大好青春,要知道,這是不值得的。

2010年年末,那是我剛當老師的第一年,認識了一個好朋友——在人民大學經濟系讀大一的學生。我一直覺得,人民大學經濟系是超級牛的專業,因為很難考,加上我很渴望知道一些經濟學的知識,所以就一直巴結著他,好讓他給我講一些知識。我們總是在咖啡廳約著喝兩杯咖啡,因為我已經開始工作,所以大多時候都是我出錢。直到有一天……

他跟我說:「龍哥,你能不能在什麼英語培訓機構介紹一個兼職給我?」

我說:「為什麼?」

他說:「因為我最近很缺錢,老讓你請我也挺過意不去的。」

他說:「那你考過大學英語四六級、雅思、託福了嗎?」

他說:「我才上大一啊,必然都沒考啊。」

我說:「是啊,你才上大一,著什麼急賺錢啊。」

他停留五秒後說:「你真不是好朋友。」

後來在他死纏爛打下,我把他介紹到了一個專門教小孩兒的機構教少兒英語。他的學生都是小學生。他上課,對學生們講著字母表,說著Father(父親)、Mother(母親),然後和學生們玩兒著老鷹捉小雞。

第一個月,他賺了四千多元,十分開心地請我吃了一頓飯。他這樣的生活持續了整個大一下學期。他存了一些錢,所有人都為他叫好,認為他真勵志。可是,我發現有一些不對的地方。因為如果你一個月從一個公司拿走四千元,那麼你至少應該給他們賺到兩萬元。而你給他們賺到兩萬,你至少應該每天搭進去八個小時。你的一個月才值四千元?

後來我才知道,他每天備課的時間高達十個小時,除去吃飯、睡覺的八個小時,他只剩下六個小時用來完成自己的學習。就算這六個小時真的全部拿去學習,都已經不再是專職學生,而是一個兼職學生。他在備課上高達十個小時的輸出,遠遠大於不到六個小時的輸入。

在最該學習的時候選擇輸出,大學四年的意義何在呢?

那天我和他深聊了一次,她感謝了我,說:「龍哥,你說得對,我寫辭職報告吧。」接著,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主管跟他談話,因為他表現優異,他的工資提升了一倍。誘惑擺在面前,於是他繼續幹了一年。

那一年,我不忍心打擾他,只是跟他吃飯的時候發現他跟我聊的經濟知識越來越少,而英語培訓方面的內容越來越多。我弱弱地問他:「你以後是想成為英語老師嗎?」

他說:「不啊,我學經濟的,以後當然會成為經濟學家,像郎咸平那樣。」

我愣在那裡,說:「可是你做的所有事情,都不會讓你成為經濟學家,你以後只會成為一個英語老師。因為你現在做的一切和經濟無關啊。你雖然沒有感覺,但是這些東西就隱隱約約地決定著你的未來。」

WEB ONLY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風靡年輕人的數位金融新體驗

台新金控個金事業群執行長尚瑞強

一流團隊與CEO最想爭取的教練

ICA國際教練學院亞太區策略長陳薇雅

生涯顧問

引領全球平台經濟浪潮

Airbnb東南亞及台灣、香港區總經理Robin Kwok

美學經營

田中央主持建築師 黃聲遠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