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勵馨少女李岱懇:爛抹布人生,還有人願意愛我

  • 秦嘉彌
  • 親子天下雜誌
  • 圖片來源:鄒保祥攝
現為平凡母親的李岱懇,青少年時為脫離家庭不當侵害,在勵馨社會福利事業基金會的中途之家成長,後根據自身經歷出版《焚而不毀》。

如果我現在有那麼點愛人的能力,是因為有人先愛過我,如果我現在有那麼點為人母親的樣子,是因為有這樣的環境待過我……

我是李岱懇, 從國中到高中時期,都住在勵馨社會福利事業基金會提供的中途之家,那是一個庇護不幸少女的地方,也是勵馨把我從生母所建築的地獄中,救回的地方。

我們家從小住在台北市的西門町,當我還在媽媽肚子裡時父母就已離婚,我的童年家庭中,只有一個嗜賭的母親和哥哥、姊姊。從小,我看著母親十賭九輸,缺錢時便為姊姊安排和一些所謂的「乾爹」吃飯,姊姊在小學六年級時,便因不堪這樣的對待而從家裡二樓跳窗逃走,此後我便成了母親唯一的賺錢工具。

送我去賺錢時,媽媽才會在意我

當時不過小學三、四年級,媽媽總告訴我,女孩生來就是賠錢貨,你出生時算命就說過你是掃把星,媽媽其實是可以把你掐死的,但媽媽沒有!你的命是我給的,所以你要好好報答媽媽、報答這個家。

這聽來「挺有道理」的說法,讓小小年紀的我深信自己應該要回報母親,要為自己掃把星的身分負責,於是從小三到國一,我真的「盡心盡力」的在為母親賺錢。做為一個孩子,當時的我發展出一種因為自己很愛這個家,所以願意為它犧牲的奇妙心態。

那段時間,只要媽媽事先說晚上要去見乾爹,我就會把自己先打扮好,把頭髮梳整齊,綁兩條小辮子。

平日,媽媽忙著賭錢幾乎沒空照顧我,但在要安排見乾爹前,媽媽總會特地回來,拿出那件最漂亮的小洋裝親手幫我打扮,每次當媽媽親手為我打扮的那一刻,是我跟媽媽唯一的連結,也是我印象中她唯一最像我媽媽的時候。

國小畢業那年暑假,家中最受媽媽寵愛的大哥出獄回家(之前因逃兵坐牢),他住在家中的期間性侵了我,哥哥告訴我,兩個人只要相愛,又何必要分身分?這長久的亂倫一直到國二,直到我遇見了一位細心的老師。

當時我在校常精神不濟,這位導師一直溫柔冷靜的觀察,注意到我身上的傷痕,一日見我精神特別差,就帶我到一個沒有任何人的教室,老師問我:「你最近好像特別累,你好不好?」我覺得很疲累,不經意脫口而出:「這也沒什麼呀,就哥哥最近一直要呀!」老師當場眼神閃過一抹驚訝,但仍冷靜的尋問,當天後,我便再也沒回家,直接被安置。其實當時對於老師的安排我心裡反而很不以為然,我的價值觀已扭曲到,覺得老師也未免太大驚小怪了吧!每一家哥哥、妹妹不都是這樣?

之後,我被帶入勵馨的中途之家。而社會局也代我向哥哥打官司,只是令人驚訝的是,法庭上,面對哥哥的獸行,媽媽的反應是:「這也沒什麼呀,自己女兒的處女給自己家的人用,總比肥水流入別人家的田好吧……」

WEB ONLY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書市第1

人生重點不是離職出走或認真工作,而是…

直播第1

每一天都浪費不起:別想太多,做了再說…

生涯顧問

預測行銷

大數據下的預測行銷╳品牌經營

決策溝通

前巨大機械集團執行長 羅祥安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