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開口談薪水,沒什麼不好意思

先了解自己值多少錢,再提出要求,如果不能如願,也不要覺得自己被壓榨。

愛琳娜.圖金(Alina Tugend)當了三十年記者,曾在華盛頓特區、南加州、倫敦及紐約等地工作,二○○五年開始為《紐約時報》商業版撰寫雙週刊專欄〈捷徑〉(ShortCuts),專欄獲得美國商業編輯與作家學會頒發的「最佳商業專欄獎」。

《紐約時報》在二○○七年刊登了圖金寫的一篇有關犯錯的文章,獲得讀者極大迴響,她決定撰寫《因犯錯而變得更好》(Better by Mistake: The Unexpected Benefits of Being Wrong,暫譯)一書。圖金說:「那篇文章得到的迴響使我了解到,在這個『不容失敗』的世界裡,包括我在內的多數人,是多麼渴望聽到『人都會犯錯,犯錯真的沒關係』這種話。」暢銷書作家丹尼爾.品克(Daniel Pink)稱讚這本書:「引人入勝,廣泛探討人類的犯錯現象。」

圖金的書有趣易讀,條理清晰且充滿智慧,就如同電話裡的她。她敘述自己多年來在談薪水時犯過的錯,分享了許多明智之見,其中一些我立刻就拿來用了。有朋友需要和主管談,但難以啟齒,結果就一直拖延,後來我教她用圖金的建議——用電子郵件交談。我朋友從沒想過用這方法,她聽了建議後真的寫信給主管,效果很棒。
 
我一直想當新聞記者,最早在《洛杉磯先鋒觀察報》(Los Angeles Herald Examiner),那是一九八○年代末期,他們開出的待遇是週薪兩百多美元。我知道這個待遇很低,但我沒有議價,能找到工作實在讓我太高興了,當時我年輕又單身,還可以靠這樣的薪資生活。

在《洛杉磯先鋒觀察報》兩年後,我接下工會的職務,因而有機會看到一份文件,上面列出了公司所有同事的薪資,我看了以後非常震驚,因為我的薪資比所有人都低。我原本以為大家都是照年資、依工會規定的薪資標準計薪,實際上很多人的待遇都高於工會規定的最低標準。我感覺自己被騙了。

當時報社的財務狀況不佳,我知道自己不太可能爭取到加薪,而且我也很害怕,懷疑自己是不是不值得更高的待遇。後來我發現這種害怕的心理很普遍,尤其是女生,我們必須很努力才能克服這種心理。不久之後報社真的倒了,從此我開始學習如何為自己爭取應得的待遇。

那時的我二十幾歲,加州的《橘郡紀事報》(Orange County Register)錄用了我,這是一家規模更大、財務狀況較好的報社,錄用我的編輯在電話上問我希望的待遇,我說了一個比在《先鋒觀察報》的薪資稍微高一點的數字,編輯聽了之後笑說:「我們可以付你更高的薪資!」當然很少雇主會如此慷慨主動,我其實應該先調查好行情,儘管是網際網路之前的年代,我還是可以詢問一些親近的朋友。

WEB ONLY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風靡年輕人的數位金融新體驗

台新金控個金事業群執行長尚瑞強

一流團隊與CEO最想爭取的教練

ICA國際教練學院亞太區策略長陳薇雅

生涯顧問

引領全球平台經濟浪潮

Airbnb東南亞及台灣、香港區總經理Robin Kwok

美學經營

田中央主持建築師 黃聲遠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