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日本:脫離「集體」轉向「個人」的兩難

4月是日本列島櫻花綻放的季節,同時作為日本一個新年度起始的時點,新鮮人告別學生生涯,進入職場,加入所謂「社會人」的行列。早晨東京、大阪等各大城市街頭,四處可見身著樸素西裝與套裝的年輕男女,或提或背著清一色款式的深色人造皮公事包,青澀臉龐難掩緊張表情,踏著步伐加入電車通勤大軍的茫茫人海中。

在日本,要成為一個社會人之前,必須經過一個世界上只有這個國家才有的一連串選拔程序與集體儀式:從大三開始集體參加簡稱為「就活」的就職活動,歷經層層面試後,在大學畢業前取得企業的「內定」,在櫻花綻開的四月天穿著正裝,參加完企業舉辦的集體入社式之後,接受一定期間的新人研修,再正式成為一名合格的新人社員。

日本的職場,被著名勞動法學者、大阪市立大學名譽教授西谷敏形容為一個「前近代身分共同體關係」的世界。

西谷敏認為,直白地說,即便這個國家早已從150年前告別以封建與身分制度為基礎的江戶時代,在明治維新的劇烈變革中蛻變為今日的近代國家,但過往漫長歷史形成的身分制度與集體主義,卻仍是這個社會的基礎,又尤其反應在日本式職場的集體主義文化之上。

職場身分,決定處境與階級

在漫長的戰後高度經濟成長期內穩固成型的日本職場文化,是以「終身雇用制」為核心,從上述日本特有的「招募應屆畢業生」與「內定」作為開端。

風靡年輕人的數位金融新體驗

台新金控個金事業群執行長尚瑞強

一流團隊與CEO最想爭取的教練

ICA國際教練學院亞太區策略長陳薇雅

生涯顧問

引領全球平台經濟浪潮

Airbnb東南亞及台灣、香港區總經理Robin Kwok

美學經營

田中央主持建築師 黃聲遠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