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正義不僅是第一選擇,也是唯一選擇

二○一六年,阿爾布爾獲得第二屆唐獎法治獎的時候,年近七十歲的她,依然在為加拿大街頭的遊民提供法律協助。

出生於加拿大蒙特婁的阿爾布爾,父母親在她很小的時候就離異了。母親帶著她和弟弟,開著一家小店做生意,辛苦地撫養著兩個孩子長大。從十出生於加拿大蒙特婁的阿爾布爾,父母親在她很小的時候就離異了。母親帶著她和弟弟,開著一家小店做生意,辛苦地撫養著兩個孩子長大。從十一九八七年,阿爾布爾被任命為安大略省最高法院法官。再一次,她又面臨了完全不熟悉的狀況。在這之前,她從來沒有法庭審判的經驗。

一開始她非常害怕,第一次進到法庭裡的時候,她甚至搞不清楚法官要坐在哪個位子,「我只能從憑看電視的記憶,大概知道一點法庭上的狀況,」阿爾布爾笑著說。然而這種害怕的感覺,並沒有讓她退縮。她發現這個職位非常有趣,有很多東西可以學習。

這些優異的條件,讓她成為最好的人選。她的任務是要找出前南斯拉夫和盧安達最惡名昭彰的戰犯,將他們繩之以法。這些戰犯包括主導大屠殺的國家或軍事領袖,執行性侵、虐待和計畫性種族清洗的主謀,這是一項非常艱鉅的任務。阿爾布爾並沒有國際法庭的經驗,但是她對於如何將刑法落實於國際體系裡,感到非常有興趣。

「我們要想辦法將這些握有國家強大權力的人物,像是軍隊或國家領導人,帶到國際法庭審判。我覺得這很刺激,我會去想該怎麼做,要怎麼推動整個過程,」阿爾布爾在採訪中剖析了她接受這個任務的心路歷程。就這樣,她告別了安穩的工作,走入了烽火連天的戰爭地帶。那年她四十九歲。

用專業克服精神的痛苦

為前南斯拉夫國際刑事法庭奮鬥的同時,阿爾布爾還得同時肩負起盧安達國際刑事法庭的任務,而這裡的挑戰可謂更加險峻,更讓人受挫。

一九九四年,非洲盧安達爆發了人類近代史上最瘋狂,最殘暴的殺戮行為。胡圖族對圖西族發動大屠殺,繼而互相殘害。一百天之內,超過八十萬人喪命,盧安達幾乎五分之一的人口死於這場大屠殺。

然而當時的國際社會對整起事件卻冷眼旁觀,直到隔年,聯合國才成立盧安達國際刑事法庭,對大屠殺展開調查。當阿爾布爾第一次到訪盧安達時,已是大屠殺發生的兩年之後。

阿爾布爾來到盧安達,所到之處都可以看到大屠殺的遺跡,暴露的屍骨,散落在荒野,村落。她一方面要想辦法找出大屠殺的元凶,一方面又得跟眼前充滿敵意的盧安達政府打交道。當時的盧安達政府不希望聯合國插手,阿爾布爾走到哪裡都受到士兵嚴厲的監視與威脅。她感覺在那裡一無所獲,晚上只能待在飯店裡憤怒、挫折、害怕。

儘管如此,她還是很快地建立起一個團隊,追查那些已經逃離各處的罪犯。她還特別針對性暴力,性侵的罪行進行起訴。因為阿爾布爾認為性侵可以被認定為是一種戰爭武器,是一種策略,用來羞辱敵人,打擊士氣,徹底摧毀受害國的社會結構,讓男女關係徹底被破壞。

WEB ONLY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風靡年輕人的數位金融新體驗

台新金控個金事業群執行長尚瑞強

一流團隊與CEO最想爭取的教練

ICA國際教練學院亞太區策略長陳薇雅

生涯顧問

引領全球平台經濟浪潮

Airbnb東南亞及台灣、香港區總經理Robin Kwok

美學經營

田中央主持建築師 黃聲遠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