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當心裡出現最糟糕的情形,只要看著,什麼都別做

擺脫負面情緒這件事比較像是跑馬拉松,而不是短跑衝刺。

亞歷山大:幸福之道需要的是忘卻我們所學的。

基督教的神祕主義、禪的傳統中,我們都必須先死於自己,後拋離一切。拋離我們的信念、習慣、欲望、幻象。這是一種解脫之道,就像脫掉全身的衣服一樣。

在日文裡,「救贖」(救済,きゅうさい)這個詞對某些人而言是改善與脫離不好的狀態,或是改變並達成想望的狀態,也等同於「脫離」之意。那麼,我們為什麼不就從拋下內在包袱開始做起?佛教特別強調適當的生活方式,指出要是過著一種放縱、緊張、自私的生活,是不可能得到幸福的。

如果從早到晚只聽從「自我」的指示,怎麼可能得到平靜呢?為了一步步地擺脫那對心靈平靜懷有敵意的日常生活,說不定得聽從亞里斯多德的一項建言:「我們是在打鐵時才成為鐵匠的。」是德行的操練讓我們具有德行。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是需要改變的。要是等著自己能夠信賴他人時才去做信賴他人之事,那大概就永遠不會做了……相反地,我們從現在起,就該做一些具體的行動。

幸好,在這方面我們並不孤單,有時候只要追隨那走在前頭的男男女女就好。跟從能夠給予新的動力,好一一拔除那心靈毒藥之人。相反地,如果我們鎮日和誹謗者和心懷惡意者為伍,那麼我們的德行也會凋萎;如果我們一天到晚只是忙著播下壞種子,那麼收穫的是雜草與荊棘就一點也不奇怪了……

做靜坐冥想的操練,是學習解除那落在心裡的炸彈引信,並且讓以為堅硬如鐵的事態化為烏有。當心裡出現最糟糕的情形,只要看著它,什麼都不做。

在內心風暴大作時,克制自己不採取行動,有時也需要極大的勇氣。看著「自我」受到十級情緒地震的侵擾,但知道自己不會因此死掉,這樣的想法是很有幫助的。

我們只要看著情緒自己過去,如果不餵養就自然會消退。這個每天反覆做一千次的苦修,就是讓自己浮在情緒的波濤之上,看著情緒自動消退。

沙漠教父提醒我們,越是覺得自己重要,就越會受苦。我們的挑戰主要是在於承擔這樣矛盾:照顧好自己,尊重自己的節奏,同時解放那個讓我們發狂的渺小自我。

擺脫負面情緒這件事比較像是跑馬拉松,而不是短跑衝刺。

在跑馬拉松的路上我們要冒精疲力竭的危險。所以,現在最要緊的是拋開那些讓我們負擔沉重的包袱。

在各種沉重的情緒中,拒絕和反叛到處肆虐。有天,一位修禪的比丘尼替我上了很棒的一課:這位四十歲的比丘尼染患癌症,她說自己很長一段時間都把這病看做是敵人。好幾個月,她每天早上起床就是和癌症作戰,一直到有一天她開始靜坐冥想,才將癌症看做是朋友、信使、解放者。我們倒也不需要承受這麼大的病痛,才開始改變目光、才開始做改變。小小的憂慮也能訓練我們,讓我們進步。

WEB ONLY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風靡年輕人的數位金融新體驗

台新金控個金事業群執行長尚瑞強

一流團隊與CEO最想爭取的教練

ICA國際教練學院亞太區策略長陳薇雅

生涯顧問

引領全球平台經濟浪潮

Airbnb東南亞及台灣、香港區總經理Robin Kwok

美學經營

田中央主持建築師 黃聲遠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