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做「人」的生意:阿爸哭著要我別做了

  • 陳原
  • 圓神出版
  • 圖片來源:pixabay.com
殯儀業做的是「人」的生意,在當年卻是一個被人「嫌惡」的行業。

我這麼拚命做,為什麼只有這麼少的薪水?

初入這個行業,我就明瞭到一件事:原來這個世界不是你付出多少力氣,就會有多少收穫。我當時扛花圈的工作,大約早上六點出門,載著滿車花圈到告別式會場,一支花圈五十元的「工錢」。

我穿著破牛仔褲和髒T恤,腳穿涼鞋,滿身大汗在不同的告別式場合穿梭,回家時,又累又臭,已經晚上八點多了。這麼辛苦,結果只有這麼一點錢,我食量大,便當一餐要兩個,新車的貸款、車子在大台北地區四處奔波的油錢。兩萬六的薪水,剛剛好沒剩多少。

我跑去向舅舅抱怨,他答應幫我加薪,但加的薪水也才多一、兩千元,根本不夠用。怎麼辦呢?我車子已經買了,半途退出這行,車子的貸款要怎麼辦?此外,我真的不甘心,如果這樣就放棄,我還能做什麼呢?我已經沒退路了。

在困境的時候,人們常常會執著在眼前的困難而鑽牛角尖,走不出來。但我習慣跳出來看,看看是不是還有任何機會。雖然,送一支花圈只有五十元,一場五、六十支花圈,我拿到的錢還是杯水車薪。不過,我不能只看我拿到多少錢,要看這整個市場到底有沒有發展。

一場喪禮,不是只有花的生意而已,這個產業還包含了:紙紮、棺木、誦經、殯葬納骨、禮儀服務。如果光是花圈的生意就有這麼大的規模,代表這個產業規模十分龐大。

從最早的咖啡廳創業,我學到的是不跟風,人家已經做熱的產業,你才投入,就已經慢了好幾步。當年,殯葬禮儀服務還不是很成熟,而且是一個被大家「嫌惡」的行業,即便在我創業初期,在社交場合都被警告不要遞名片,因為會觸大家的「霉頭」,而在一些少數發名片的場合,有時對方還會直接把名片當著你的面丟掉。

這是一個人人嫌惡的產業,但同時也是一個處處是機會的龐大商機。我決定留下來,但問題是,我要如何留下來?我當時工作有兩個主要的目標:其一是賺錢,讓家裡安心;其二是在這個行業裡尋找發展的機會。我選擇從花卉生意切入,但我並不只是把目光僅僅放在花而已,我那時候就確定志向,要往殯葬禮儀產業發展,我不會只做一輩子扛花圈的基層工人而已。這只是我踏入這個產業,最基本的第一步而已。

站在一旁,「看」著學

送花圈,每天要送很多場喪禮告別式,自然而然,你會遇到這個行業的各種人,因為對這個產業有企圖心,所以我會特意和這些「未來的同業」交流,看他們怎麼做禮儀,如何經營這樣的產業。遇到我不懂的事就問這些前輩,有些前輩人很好,會熱情告訴你所有的細節儀式,但也有些人不願意教你,這也沒關係,你可以站在旁邊觀察,看久了,也多少會有點心得。

WEB ONLY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風靡年輕人的數位金融新體驗

台新金控個金事業群執行長尚瑞強

一流團隊與CEO最想爭取的教練

ICA國際教練學院亞太區策略長陳薇雅

生涯顧問

引領全球平台經濟浪潮

Airbnb東南亞及台灣、香港區總經理Robin Kwok

美學經營

田中央主持建築師 黃聲遠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