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王文華:不能只有「被討厭的勇氣」,還要有「討厭自己的虛心」

  • 王文華
  • Web only
  •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我很幸運,爸媽和老闆一直讓我做自己,所以我不缺「被討厭的勇氣」。但我缺的,是「討厭自己的虛心」。

「忠於自己」和「自以為是」的差別是?

兩個月前,我寫過一篇〈做自己,需要練習〉,引起很大迴響。這一篇,是把那篇說得更深。

那篇會引起共鳴,因為很多人都困在老爸或老闆的期待中,難以做自己。

但「做自己」未必是好事。

我們都遇過一些很能「做自己」的人,比如說某些老闆。他們毫不猶豫地把自己的意志強加在自我和員工身上,把自己和員工都搞得很累,卻又沒有成效。面對怨聲載道,他會說:「我不在乎,我有『被討厭的勇氣』!」

你看,好觀念,是這麼容易被誤用。

這種老闆或老爸,在某方面一定非常優秀,才有自信「做自己」,和希望別人「做他們」。

但某方面的成功,往往成為其他方面的「詛咒」。變得沒辦法再有新的觀點、學習新的能力、聆聽沒他們那麼「成功」的人的聲音。

他們太滿了,滿到無法歸零。

這「詛咒」在20年前還沒那麼可怕,因為當時世界變得很慢,一次成功可以吃很久。

但今天,世界天天在變。自己無法歸零,就被世界歸零。

每個人,包括我,都以不同程度,活在這「詛咒」中。比如說現在的成績很好,就忘了還有自己毫無所知的學問。現在的薪水很高,就不會想其他值得嘗試的工作。老夫老妻了,幹嘛還要整天表達愛意?

我們雖然「身份」上不是老闆,但在「心態」上,多少都有老闆那種不願改變的習氣。

所以要更警覺地,「討厭自己」。

以我為例,我很幸運,爸媽和老闆一直讓我做自己,所以我不缺「被討厭的勇氣」。

但我缺的,是「討厭自己的虛心」。

這種虛心,是逼視自己身上還沒被別人發現的龜裂。

這種虛心,是從別人,特別是不像你那麼幸運的人,的角度,來看事情。

這種虛心,是承認你的成功很大部份是來自家庭或時機,而別人的失敗並不代表他不努力或不聰明。

因為不想讓自己變成被討厭的老闆,我把公司經營交給年輕人。但每隔一週,我跟所有同事聚會。固定問兩個問題:「你碰到什麼結構上的困難?」「需要什麼幫助?」然後我聽,幫大家解決問題。

也因為不想讓自己變成被討厭的老闆,每隔幾年,我寫一本書,細數過去幾年做過的討人厭的事。我會取一個不那麼樂觀向上的書名,比如說《開除自己的總經理》、《空著的王位》。

WEB ONLY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風靡年輕人的數位金融新體驗

台新金控個金事業群執行長尚瑞強

一流團隊與CEO最想爭取的教練

ICA國際教練學院亞太區策略長陳薇雅

生涯顧問

引領全球平台經濟浪潮

Airbnb東南亞及台灣、香港區總經理Robin Kwok

美學經營

田中央主持建築師 黃聲遠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