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雙腿被截肢,至少我還活著!我要用意志繼續跑下去

如果有一天你無預警地發生意外,甚至失去雙腿,你還會堅強地面對生活的挑戰,繼續嘗試人生的各種事物嗎?

一張照片,震驚全球

那天,炸彈是在二點四十九分引爆。幾秒內,那名牛仔帽男子躍過了終點線附近的護欄,衝向爆炸地點,當他跑到路中間時,第二顆炸彈接著爆炸,但他繼續往前衝。其他人則跑來救我們:包括警察、義工與民眾。

沒人能連絡得上我,家人與朋友想試著聯絡我,打電話或傳簡訊給我,但都收不到回音。

炸彈可能把我的手機炸掉了,或者把我的手機炸飛了。我記得我坐倒在地時找過手機,想打給老媽道再見,跟她說別擔心,我沒有很痛,只是要走了,這輩子我過得很滿足。

可是,我的手機被炸飛了。我誰也找不了,誰也找不了我,隨後基地臺也因為流量太大,所有手機都用不了。

第一批爆炸現場的照片立刻流了出去,都是遠鏡頭:原本拍攝賽事的攝影機被爆炸的震波震得左搖右晃;一位即將抵達終點線的跑者被震波震倒了;還有爆炸的濃煙。

然後,第一個有清楚人臉的照片出現了:是我的臉。那張照片到現在都還是很有名,是我坐在輪椅上,一名牛仔帽男子跑在一旁。現在人人說那照片很「經典」,但當時我只覺得很恐怖。我眼睛上方有傷口,臉頰上也有,臉色蒼白,沾著爆炸的粉塵,上衣有些焦痕與血跡,而且我沒有雙腿。

膝蓋以上,我像是一般的遇難民眾,也許碰到火警,也許跟誰大打出手。膝蓋以下,空空的什麼也沒有。不是嚴重受損,而是完全炸掉,只剩零星皮肉,還有從左膝蓋突出一根細長的白骨。

幸虧有牛仔帽男子的協助,所有傷患中我是第一個離開現場,也是第一個抵達兩公里外的波士頓醫學中心,事發十五分鐘內就上了手術檯。醫生切除殘肉,以熱熔法處理傷口,救了我一命。

但照片瘋傳的速度比這更快,當醫生還在替我處理傷口,我的臉已經出現在網路上。有人認出了我,轉貼到我個人的臉書頁面,朋友我的事情。沒多久,那張照片上了新聞。

大家靠那照片打開話題,分享彼此的恐懼。最初幾小時,那照片讓慘劇更鮮明在目。

我倒不以那照片為忤,但我希望家人不是從這張照片知道,我希望當個默默無名的受害民眾,可是那照片改變了我的人生。

雙腿被截肢,至少我還活著

事情後,大概還沒看到照片的就是艾琳了。她在二十九公里處跟我們擁抱之前,是以每五分半跑完一公里的速度,按照這樣的速度,本來應該會在炸彈爆炸之前跑到終點。

然而她在快跑到心碎坡頂時,膝蓋開始劇烈疼痛,一度改成用走的,每走一步都像有冰椎刺進去。她想到可能無法跑完全程,情緒有點失控,甚至哭了一下,但還是繼續硬逼自己向前,直到後來疼痛稍微減退,終於又能再跑起來。

WEB ONLY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風靡年輕人的數位金融新體驗

台新金控個金事業群執行長尚瑞強

一流團隊與CEO最想爭取的教練

ICA國際教練學院亞太區策略長陳薇雅

生涯顧問

引領全球平台經濟浪潮

Airbnb東南亞及台灣、香港區總經理Robin Kwok

美學經營

田中央主持建築師 黃聲遠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