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謙卑,讓我們回到彼此身邊

驕傲自滿或自我中心是再人性不過的特點,無人能免疫,但真正的自大則源自於不安全感。

達賴喇嘛和大主教都堅持,想獲得喜悅,謙卑不可或缺。當我們放寬視野,自然能明白自己在過去、現在、未來種種事物當中所處的位置。

由此自然會產生謙卑的心境,承認自己身為凡人,不可能解決所有問題或掌控人生所有面向。我們需要彼此。

大主教曾說過很感人的話,人的無助、人的脆弱、人的極限,全都是在提醒我們,人需要彼此。

我們沒有獨立生存、自給自足的能力,而是必須相互依賴、相互支持。達賴喇嘛想說的是,每個人都以相同的方式誕生和死亡,而且在出生與死亡的時刻,我們完全仰賴別人,不管是達賴喇嘛還是乞丐,不管是大主教還是難民,大家都一樣。

丹尼爾.高曼長年與達賴喇嘛共事,又是多年好友,他用敏銳的眼光形容達賴喇嘛的人生態度:「身邊發生的大小事情,似乎都能逗達賴喇嘛笑,不論是什麼事情,他都能從中得到樂趣,不會和事情過不去,也很少為發生的事情煩惱或不悅。」

這個星期以來,達賴喇嘛一直提醒我們,不要畫地自限,侷限於固有角色。確實,人會傲慢,就是把自己暫時身負的角色,跟與生俱來的身分搞混了。

我們的音控師胡安蓄著堂吉軻德式的鬍子,在他架設遙控麥克風的時候,達賴喇嘛會調皮偷拉他的鬍子,逗得大家咯咯笑,笑得最開心的就是達賴喇嘛。他會說:今天你是音控師,我是達賴喇嘛,說不定下次角色會對調過來。下次可能是某年,可能是來世,輪迴的觀念確實提醒了我們,我們在世上的種種角色都只是過眼雲煙。

謙卑(humility)這個字,字源其實來自拉丁文的大地或土壤: humus。跟中東簡單美味的鷹嘴豆醬(hummus)發音很像,但可別搞混了。

確實,謙卑讓我們回到地面,有時可能是重重的一摔。

大主教說起反種族隔離抗爭時期,他從德爾班飛往約翰尼斯堡的一段軼事。飛機上,空服員跟他說有位乘客想請大主教為書簽名。他回憶說:「我盡量表現得謙虛,不過心裡多少會想,還是有人識貨,看到好東西能認得出來嘛。」但當空服員把書遞給他,他打開筆蓋,她卻說:「您是穆索雷瓦主教吧?」

驕傲自滿或自我中心是再人性不過的特點,無人能免疫,但真正的自大則源自於不安全感。

需要感覺自己比別人強大,是因為滿腦子害怕自己比別人弱小。每當達賴喇嘛意識到這種危險的心緒,他會看著小蟲或其他生物提醒自己,這種生物比我們人好多了,因為牠單純無辜,不懷惡意。「當我們明白所有人都是神的子民,」大主教解釋說:「同樣生而平等,秉持根本的價值,那也就不必覺得自己優於別人或比別人差,」大主教語氣堅定:「沒有人是意外的產物。」我們或許並不特別,但每個人都不可或缺,在神的計畫或命運的安排之中,沒有人能代替我們實踐自己的角色。

WEB ONLY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風靡年輕人的數位金融新體驗

台新金控個金事業群執行長尚瑞強

一流團隊與CEO最想爭取的教練

ICA國際教練學院亞太區策略長陳薇雅

生涯顧問

引領全球平台經濟浪潮

Airbnb東南亞及台灣、香港區總經理Robin Kwok

美學經營

田中央主持建築師 黃聲遠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