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想要做什麼樣的人,不需要他人「核准」

  • 賴宇凡
  • 如何出版社
  • 圖片來源:stocksnap.io
你與他人相處的界線,是感覺和情緒畫出來的,所以不要嫌它煩,要學著了解它、接納它、珍惜它,了解了情緒的重要,你的健康和生活都會因此而受益。

在我的經驗裡,最能夠綁架、破壞與扼殺我們靈魂的溝通,就是自己與自己的溝通。在我們與自己的對話裡,有兩種帶給生理與心理健康極大的壓力:

我們受不了自己跟別人不一樣,
我們受不了別人跟自己不一樣。

我們容易受不了自己跟別人不一樣,或別人跟自己不一樣,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我們是社群動物。我們當初會選擇群居組成社群,是因為人數多,不易被猛獸獵殺。在野地裡,一般動物如果落單,很容易被獵殺。但是社群形成之後,在社群中落單的動物,不但容易被別的動物獵殺,也很容易被同類攻擊。雖然人類已不在野地裡生存了,落單被動物獵殺的機率很小,但是,如果現在我們在社群裡落單,被同類攻擊的可能性還是很高。所以,不管是我們自己跟別人不一樣,或是別人跟我們不一樣,我們都會感到焦慮不安。

因為焦慮,所以有審判。當我們跟別人不一樣時,我們要忙著審判自己;當別人跟我們不一樣時,我們要忙著審判別人。我們不但要做法官,還要做陪審團。如果你有聽過那種用很難聽的字眼罵人的方法,那當我們審判自己與他人時,用字可要比那些更難聽幾倍。

這些話會帶給我們壓力,不只是因為它嚴厲,更多時候是因為審判自己後,我們會很想讓自己變得跟別人一樣,審判他人後,會很想讓他人變得跟我們一樣。不只如此,當別人審判我們時,我們還很想說服他們,我們不是這樣的。而且我們不但要審判自己,還希望別人能夠認可我們是什麼樣的人。所以大家都說做人很累,真不是沒有道理的。文俊,就是被這種壓力拖垮的。

文俊是高二的學生,有個大他兩歲的哥哥。哥哥考上最好的大學,進了電機系。文俊的父母都是工程師,哥哥進的系是父母的首選。但是,文俊喜歡畫畫,他對數學、物理一點辦法也沒有,他的畫只要一出賽,就一定得大獎。文俊的畫掛滿了學校美術老師的教室,因為他拿回家,他的父母都說家裡沒地方掛。文俊來找我,是透過他的美術老師引介的,他的老師說文俊常常睡不著、壓力很大,認為他需要一些輔導和支援。我們談到了他的未來。

我問:「你如果去念美術系,你覺得父母會支持你嗎?」

文俊苦笑著說:「他們說得很清楚了,如果我不考上理工科或醫學院,他們就不會幫我出學費。」

我說:「那你怎麼辦?」

文俊還是苦笑著說:「我如果要進美術系,獎學金應該夠付的,但我不知道要不要拿。」

我很驚訝的問他為什麼不拿?

文俊說:「我爸媽總是說學美術沒什麼用,我怕畢業後會沒工作。」

WEB ONLY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風靡年輕人的數位金融新體驗

台新金控個金事業群執行長尚瑞強

一流團隊與CEO最想爭取的教練

ICA國際教練學院亞太區策略長陳薇雅

生涯顧問

引領全球平台經濟浪潮

Airbnb東南亞及台灣、香港區總經理Robin Kwok

美學經營

田中央主持建築師 黃聲遠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