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擊敗五月天奪下最佳樂團:草東沒有派對,吼出90世代的覺醒與挫折

  • 楊竣傑
  • Web only
  • 圖片來源:草東沒有派對提供
草東沒有派對在第28屆金曲獎除了拿下最佳新人獎與年度最佳歌曲外,還在宛如「死亡之組」的「最佳樂團獎」中擊敗五月天、董事長樂團等縱橫搖滾樂團20載的前輩!他們到底代表了什麼世代與時代的聲音?為何在金曲獎大放光芒?

音樂反映社會現象,也反映世代樣貌,要分析這次金曲獎呈現的世代故事,得從去年席捲台灣與中國獨立音樂圈的「草東沒有派對」看起。(延伸閱讀:草東沒有派對:是不是我們的場子,就看我們怎麼做

今年的金曲獎很有趣,甫慶祝成軍20週年、入圍8項獎項的搖滾樂團「五月天」對決的對象之一,是去年在獨立音樂圈掀起「草東現象」、6項入圍的年輕樂團「草東沒有派對」,兩個樂團風格迥異,各有支持的死忠樂迷,儼然是種「世代對決」。

台灣大學社會學系助理教授李明璁長期研究音樂與社會演進的關係,他認為草東沒有派對宛如時代的隱喻,是青年世代面對挫敗的一種表達方式。

五月天的表達屬於「正向積極做夢型」,這個從90年代唱到現在的樂團,展現了即是遇到挫敗,也要積極、勿忘初衷、勇敢逐夢,是面對挫敗的正面力量。

正面逐夢很好,是種激勵的力量,但草東沒有派對的樂迷,卻是在理想主義中感到失落感、很痛的一代,是既覺醒又挫折及失落的一群人。

李明璁表示,草東沒有派對的音樂和五月天也有交集,歌詞內也帶有正向積極的意涵,但因為草東的世代屬於1980年後期、1990年出生,現在20~30歲的一群人,在太陽花學運、社會力量興起、政黨輪替後,依舊有志難伸、有苦難言,當樂團唱出他們的挫敗感後,才獲得極大共鳴,成為「現象」。

這群人對社會有期待,參與社會議題卻感受強烈的挫敗,想信任又無法信任,願意付出卻不易改變。因此心情比正向樂觀逐夢、逃避自嘲或參與社會的心情更複雜。

草東不是旱地拔蔥,從石頭迸出來,而是時代框架在支撐他們,愛好他們歌的人也喜歡其他表演者的作品,但草東與社會的連結透過音樂表達後,顯得有點隱諱,卻又直白。

例如,在低薪、高工時的社會,很多人想創業、發展,展現自我個性。但體制結構不友善,即使想成為「個性人」,掙脫框架,努力改變現況,卻發現無法一蹴可幾,因此產生妥協和挫折感,使年輕人感到覺醒又挫敗。

「在這種情境下,看草東表演就像『儀式』,」李明璁解釋,「儀式」是種非日常的獨特行為、協助人們在心情上過渡。

WEB ONLY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風靡年輕人的數位金融新體驗

台新金控個金事業群執行長尚瑞強

一流團隊與CEO最想爭取的教練

ICA國際教練學院亞太區策略長陳薇雅

生涯顧問

引領全球平台經濟浪潮

Airbnb東南亞及台灣、香港區總經理Robin Kwok

美學經營

田中央主持建築師 黃聲遠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