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我該選擇回去工作,還是在家帶孩子?──談工作與育兒的拔河

  • 魏靜慧
  • 大家出版
  • 圖片來源:photopin.com
成為全職媽媽,其實存在著左右個人抉擇的社會脈絡因素。

我認識的這些媽媽,多以自己產後工作能力受限或以家庭為重等理由,解釋她們「自願」離開職場的考量。例如雅婷因為懷孕初期害喜嚴重,但工作又得久站及搬重物,她擔心影響胎兒,於是選擇提早離職。艾美則是約聘的研究人員,雖然有育嬰假,卻找不到職務代理人,因而無法享有國家法律給予的權利。也有人像佩慈一樣,擔心育嬰假結束後會被調換職務,而自願以資遣的方式離開職場。

然而,孕婦確實無法久站也不適合搬重物,公司未能顧及孕婦員工的生理限制而給予適度的支持(例如提供額外人力支援或是調整工作型態),說明職場環境經常無視孕婦的需求,可能也不視員工為重要資產。研究性質的職務經常找不到代理人,研究單位卻礙於規定而無法彈性調整計畫,制度的僵硬說明了即便國家級機構也並不真正在乎育嬰假是否能落實。至於民間公司的職員,懷孕後工作朝不保夕,生理上的限制也經常讓孕婦自責能力不足,「自願資遣」因而成為孕婦和產婦利害相權之下經常被迫做出的選擇。

此外,「媽媽是最佳照顧者」的觀念,也影響這些女人在工作與家庭間的取捨。對於那些能夠跨越「自己照顧最好」迷思的媽媽,她們在轉向尋求市場照顧時也遭遇重重困難。有人面對市場琳瑯滿目的選擇,不知道如何判斷;有人焦慮照顧品質,擔心孩子會面臨不可預知的風險;有人煩惱自己的薪水不算優渥,支付托育費用後還能剩下多少?也有人得面對配偶及家人的質疑,要不斷證明「有工作的媽媽也是好媽媽」。

工作與家庭,為何一定得是魚和熊掌?

於是,「全職媽媽」不是真空環境下的個人選擇,而是社會結構限制的結果,包括:不友善的職場、傳統的性別分工,以及密集母職意識形態的推波助瀾。這二、三十年來,台灣社會看似更公平地對待女人,透過受教育、有薪勞動,她們發現自我的更多可能性。但是,訪談中這群全職媽媽的經驗卻呈現了,在目前的台灣社會,女人要成為她自己,依然得跨越重重障礙, 家庭的社會階級也形塑了她們不同的母職經驗。

這群媽媽中,不乏有人得為五斗米折腰,一方面要平衡家中的財務,另一方面又希望給孩子好的成長環境,她們得錙銖計算,或是趁著育兒與家務的空檔從事代工、網拍這類工作。但當中多數人擁有經濟優勢,另一半從事專業工作,薪水足以支撐家庭的日常運作。

她們少為金錢憂慮,時間都花在煩惱與規劃如何給孩子「最好」的安排。甚至,她們會將母職與家務中較能夠由他人代勞的部分外包給鐘點阿姨或是家事服務員,她們相信時間要用在創造與孩子有品質的相處上。但就算是這群看似享盡「特權」的媽媽,也會感到無力、挫折與孤立無援。這揭露了國家政策的不足以及密集母職意識形態的影響。

WEB ONLY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風靡年輕人的數位金融新體驗

台新金控個金事業群執行長尚瑞強

一流團隊與CEO最想爭取的教練

ICA國際教練學院亞太區策略長陳薇雅

生涯顧問

引領全球平台經濟浪潮

Airbnb東南亞及台灣、香港區總經理Robin Kwok

美學經營

田中央主持建築師 黃聲遠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