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媽媽是最好的照顧者?── 一個爸爸的育嬰心得

  • 黃世澤
  • 大家出版
  • 圖片來源:stocksnap.io
若考量個人職涯發展與生活安排,請保母照顧小孩然後繼續在社會上打拚,會是更容易的選擇。但我期待自己請育嬰假的堅持,可以換來男性和女性雇員在育兒和工作權上的一丁點進展。

小兒出生時,我用了自己的年假與無薪事假放了一個月的陪產假,只為了在他初來到地球的第一個月,專心當個手忙腳亂的新手爸爸。那段回憶太親密太美好,讓我一直想著,怎麼樣才能再次享有陪伴孩子的機會。因此,趁著孩子滿三歲前的半年,我硬著頭皮提出育嬰留職停薪申請書。

育嬰假是依照《性別工作平等法》規定,勞工在同一家公司任職滿半年、子女滿三歲前可申請最長兩年育嬰假,僱主不得拒絕,也不得給予降薪、打低考績等不利處分,甚至三節獎金、年終獎金都必須照常發放。這與每位員工表現無關,屬於勞工納稅納保的基本權益。

從個人角度,作為育有子女的父親,我真的希望能陪伴他生活半年,這是許多男性錯過的一部分,現在因為文化改變與法律進步,我們終於得以享有這個權利。另一方面,我也不希望自己留下放棄育嬰假或是縮短假期的前例,讓其他同事受迫於職場文化而放棄勞工的基本權益。也正因為我對這份工作的情感與熱愛,我希望能夠透過自己的行為創造出進步的職場環境。

公事與家庭在個人的時間分配中,總是充滿拉扯,但究其實,人不只是辦公室的組成分子,也是家庭中不能缺席的角色,要求一個人一切都以公司需求為優先並不合理,也不健康。況且,顧及家庭的規劃,未必會對人生有所耽誤。一個人或許會因為有了家庭、子女,無法配合工作的所有要求,但也因為有了家庭和子女,會對工作產生不同的期許與表現。嶄新的生活經驗所開啟的人生向度,也會造就出優勢。家庭與工作,不該是光譜的兩端,而是互相支援也互相補給的新共同體。

育嬰假背後的隱形資本

然而我也知道,育嬰假對於許多人來說仍是看得到吃不到。先不論男性尚屬少數,就連女性要請產假,常常也得面對是否就此離開職場的問題:原本的職位是否還在?回鍋之後能否順利銜接原本的工作?對許多人來說,這可能是一翻兩瞪眼的結局,要不就是事先「自願請辭」,要不就是事後「被迫離職」。因此,雖然育嬰假是法律上給予人民的權利,但實際上未必是那麼理所當然。我深知自己得以順利請假(事後又能夠回到職場),背後是有許多隱形資本在支持。

我在公司擔任攝影,在專業上的優勢,或許是我在這場拉鋸中最大的籌碼,因為我知道,即便公司無法接受我的決定,我仍然有其他出路。換句話說,放完育嬰假,我不擔心找不到工作,因此才有能耐一路堅持下來。

另一方面,公司的型態和態度也非常重要。我的公司是擁有數百僱員的大公司,就算主管百般不願,面對這種法律明文規定的事情,也只能接受。但是,這並不代表我就能順利請假,假期結束後也理所當然回到原職。

在與公司的溝通過程中,我察覺若是我執意請假,可能會影響未來的升遷。這類的潛規則,應該也是在職場掙扎的所有人,特別是常需要請假的職業父母,都有過的深刻體會。

然而,即使公司有了因應措施,但部門中原本四個人的工作變成三人承擔,最後我的工作還是落到同事身上。這些都在在加深我育嬰假的心理負擔。於是,理論上休假是工作者的權利,但實際上休假者卻背負著心理負擔和人情債。不難想像,缺乏隱形資本的勞工,要爭取育嬰假更是格外困難。

WEB ONLY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風靡年輕人的數位金融新體驗

台新金控個金事業群執行長尚瑞強

一流團隊與CEO最想爭取的教練

ICA國際教練學院亞太區策略長陳薇雅

生涯顧問

引領全球平台經濟浪潮

Airbnb東南亞及台灣、香港區總經理Robin Kwok

美學經營

田中央主持建築師 黃聲遠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