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不結婚可以嗎?──打破核心家庭想像的單親母職

  • 周雅淳
  • 大家出版
  •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弔詭的是,單親家庭比較容易打破家庭中性別分工的刻板印象。

二〇一〇年,我在未婚狀態下生了一個孩子。不同於許多人將未婚生子視為羞恥、悲慘的事情,需低調以對,我清楚意識到我所擁有的知識、社會網絡條件及所處的階級,也知道我跟其他類似處境的女人相比,更容易對抗既存的偏見與歧視。

「讓孩子看到母親坦然積極的態度,就是教她對抗偏見歧視的最好方法」以及「如果擁有這種條件都不發聲,那我不知道社會有什麼改變的可能」,在這兩個想法下,我開始有意識地記錄下育兒歷程及相關的社會觀察,並穩定在部落格及臉書發表,也因此結識有類似經驗的個人、家庭,進而進行私人或公開的討論或連結。

理想上,單親只是一種家庭形式與狀態,不應直接被定位為弱勢;但在實務上,單親家庭似乎更容易成為需要幫助的一群人,其共同困境是某種不容否認的社會現實。一般來說,福利或救助制度的設計往往以扶助個別單親家庭出發,但其實,台灣社會預設的性別結構、工作時數、制度設計等,皆以雙親俱備的核心家庭為唯一考量,而這在在成為單親家庭的困境。

經濟困難或拮据,是許多單親家庭的共同處境。在核心家庭裡,就算只有一份薪水,卻還有另一人擔起具有高度經濟價值的家務和育兒工作,而由於單親家庭無法同時扮演「負擔生計」和「日常生活照顧者」兩種角色,所以必須賺更多錢才能涵蓋這兩種需求。因此,「幫助弱勢單親媽媽就業」其實並不是單親家庭的出路,除非能夠生出一份兩倍薪水的工作,否則單親母親很難兼顧家人的生計和日常照顧。

生一個小孩要花全村之力:醫療體系對照顧人力的預設

我的生產住院期間,由於家中沒有照顧人力,因此是由七位朋友排班,在剖腹產手術加住院的一週內輪值照顧我。從正面的角度看,我的支持系統堅強,已經超過一般對於「照顧工作由家庭分擔」的想像;但反過來想,這仍是一種以私人網絡取代家庭關係的狀況,而多少人能夠一次動員七位朋友為妳請假?

這反映了醫療現場的兩個實際狀況:一是在專業醫療人力緊繃的狀況下,住院現場許多照顧工作被迫私人化;二是在醫院生產過程中所謂的母嬰親善,仍是將生產醫療化、一貫化、去人性化,未以產婦需求考量而以醫院方便運作為主。醫療體系預設病人擁有足夠資源來彌補醫院人力的不足,至於「沒有這種預設資源的人」則毫無補救措施。丈夫或家人照顧並未納入標準的醫療程序,卻是整套生產照顧工作不可或缺的人力,病人/產婦一旦缺乏這種照顧資源,又沒有財力聘請私人看護時,無疑是讓整個情況雪上加霜。

雖然我的例子是剖腹產,已由生產的人類自然行為轉為醫療行為,但我們可以從這個例子更進一步肯定目前生產改革運動所提出種種主張,包括以產婦需求為主的生產計畫書、溫柔生產、在家生產、讓助產士重回產檢及接生現場、公衛護士的再引進等,都是從制度面來改善生產問題,直接幫助非婚姻狀態中及因其他原因而沒有私人照顧系統的產婦。

一個人不可能獨力養小孩:人際網絡對單親照顧的影響

「單親父母獨力養大小孩」這種單親家庭圖像,基本上是一種不可能存在的迷思。就算是單親父母,也必須跟他人合作,一起把小孩扶養長大。所以要看到的是,單親父母身處怎樣的照顧網絡?必須付出哪些代價?又是跟哪些人一起扶養小孩?

WEB ONLY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風靡年輕人的數位金融新體驗

台新金控個金事業群執行長尚瑞強

一流團隊與CEO最想爭取的教練

ICA國際教練學院亞太區策略長陳薇雅

生涯顧問

引領全球平台經濟浪潮

Airbnb東南亞及台灣、香港區總經理Robin Kwok

美學經營

田中央主持建築師 黃聲遠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