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我不是叛逆,只是想活得更精彩:留學先從「有錢」開始

  • 黃昱毓
  • 四塊玉文創
  • 圖片來源:stocksnap.io
只要願意付出汗水,讓自己成為獨立的經濟個體,就可以不依靠任何人,也能為自己的下一步做決定。

一開始我就提過,這趟出來最重要的堅持,就是在過程中保持學習的態度,不管是學英文、學做人,還是學過生活。走到今天,包括菲律賓、土耳其、美國、澳洲,我已經停留過四個國家了,那麼下一步是什麼? 就是我的終極目標—日本。

日本是我最想去的國家,但日語不好卻可能會讓我無法生存,所以在開啟日語模式之前,我認為把最強勢的第二語言「英文」學好,是一件很基本卻重要的事,為此我先去了一些英語系國家,最後才到日本讀書,實現自己的夢想。當初剛考上律師的時候,父母就承諾要讓我到日本遊學三個月,那時我邊寫碩士論文,邊補習了好一陣子的日文,但最後卻因故沒有出發。這在我心中一直是個很大的遺憾。

我曾經以為這一輩子,可能都沒有機會再到日本讀書,忙碌的工作也讓我幾乎把日文都忘光了。但把日文學好,是我一輩子的職志,從想當律師開始,我就立志要成為一位日文律師。在律師界,日文律師是很可貴的,雖然很多法律系學生在大一時都可能修過日文課,但真正有能力在工作上應用日語的卻很少。律師界可以說是人才濟濟,出自美國名校的更是多不勝數,但英文律師與日文律師的數量卻是嚴重的失衡,這跟美國只需要一年就可以取得碩士學位的高報酬率有關。在日本,要花上兩年才能取得碩士學位,甚至名校的老師還可能會要求入學前先當一年的「研究生」(有點像是旁聽生)。對於一位律師,要花上三年才能取得碩士學位的投資報酬率實在太低。所以就算台灣前三大法律事務所時常開出日文律師的職缺,但能夠真正放下一切到日本求學歸國的律師卻少之又少。因此,當一名日文律師成為我的一個不服氣,我想嘗試別人做不到的,而放下一切又是我最擅長的事。不論是幫自己加分,還是實現心底的願望,我都知道必須要到日本一趟。計畫永遠趕不上變化。

當初會提早結束澳洲打工,除了想銜接上日本語學校的開學時間外,更重要的一點是,我應徵上了一份打工換宿的工作。這份工作由一對在日本的台灣夫妻提供,他們因為經營網拍與代購的生意而需要小幫手,雖然沒有支薪,卻可以保證不會露宿街頭。還沒有為房租規畫任何一筆錢的我,被這份突然的工作機會深深吸引。加上當時心境上的變化,有股聲音不斷告訴自己:是時候了,應該離開澳洲了,在這裡所經歷的一切,不論是身心的成長,還是金錢的重量,都已經足夠了。因此,不管澳洲的薪水再誘人,我只知道應該繼續往前進。即使那樣會讓剛到日本的我,口袋裡僅有就讀語言學校的學費,還有只能短暫支撐幾個月的生活費。但我仍舊毅然決然地改變策略,離開澳洲。

WEB ONLY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藍白拖@酷青發聲

人生重點不是離職出走或認真工作,而是…

Tifi Liu@酷青發聲

每一天都浪費不起:別想太多,做了再說…

生涯顧問

情感服務

信義房屋集團董事長 周俊吉

美學經營

田中央主持建築師 黃聲遠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