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為了累積專業,不會五十音也願意挑戰出國工作──稅務律師的日本職場現況

  • CHENGHAN
  • Web only
  • 圖片來源:stocksnap.io
誠然,我正在努力學習日文中,也希望有一天可以直接用流利的日文和同事,朋友對話。但我未曾將自己的目標放在變得「和日本同事一樣」或成為「一個日本職員」。

來到日本工作的緣由

其實,我生命中的25年中直到2017年3月前,和日本一點關係都沒有。

我在台灣出生。由於雙親當年在外商工作,趕上了第一波外派中國熱潮,因此很小就全家搬到中國。常年在上海、北京兩地居住,我也在幾個國際學校輪番就讀。大學時陰錯陽差考上中國某大學的法律系,畢業也如同許多其他法律系的學生,在外資律所職業。

會到日本的緣由,是因工作一段時間後到荷蘭就讀國際稅法時,我們學校因課程緊湊,學習內容扎實,深受一些律所及會計師事務所稅務部門青睞。

當時我在本所的阿姆斯特丹辦公室遞交簡歷後,簡歷被傳到各個亞太地區辦公室。逢日本辦公室正好在找擅國際稅法及中國法務主管級以下的低年級顧問,因此一拍即合。

雖然對日本完全不了解,甚至在印象中有許多令人退怯的刻板印象。但因為對工作內容真的非常有興趣,因此還是毅然決然簽訂了合約,從阿姆斯特丹搬到東京。

目前我正在本所的東京辦公室國際稅務組工作,主要為日本海外投資及中日貿易提供稅務諮詢。

文化衝擊——從日常生活到工作

無論事前做了多少心理準備,實際搬家後到日本,還是有一連串的文化衝擊。初始以為語言障礙是生活上困境最主要的難關。

但仔細思索後,卻發現其實大多是日常生活中瑣事,因為不了解許多日本約定俗成做事方式,乃至經歷後也不了解背後的邏輯,因此常常事倍功半。

人與人之間的互動還能靠比手畫腳和簡單的單詞,乃至書寫漢字溝通,但電話還是常常容我措手不及。

最驚險的一次是一個月前,我從台灣海運包裹寄到日本時的經驗。有一日傍晚回家後接到郵局的「再配送」條子,還沒來得及預約配送時間就累得不支倒地。

日本郵局及其他民營的郵寄公司,都有強大的「再配送服務」。當日包裹或者信件若無人在家收件,郵差則會留下詳細的條子記載著收件人的名字,地址,寄件人,以及該包裹/信件的編號。收件人可透過電話或者網路輸入包裹信件對應的號碼,

隔日週五晚上結束了同事迎新舉辦的「女子會」,搖搖晃晃回到家時,看到郵局寄來的第二份「再配送」條子。明明是同樣的三個包裹,兩次條子的號碼卻完全不同。我看到了也不以為意,強忍著睡意,用第二天的條子預約了再配送時間,就沉沉睡去。

週六清晨被手機電話吵醒,一接起來就是嘰裡呱啦的一大串日文,透過幾個關鍵詞大約拼湊出是郵局打來說找不到我再預約的包裹。還來不及驚歎自己竟然聽得懂這段對話,便開始絞盡腦汁要如何和郵局說是號碼重疊的問題。摸出第一天送來的條子,報出了數字,郵局歡樂地說找到了,我也順利領到我的家當。

WEB ONLY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