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從英文報告滿江紅到一次OK,敢問多用是關鍵

「到現在,我還是沒辦法不開字幕看一部電影,除非那部電影叫《華爾街》,裡面的對話是我每天說的,我當然聽得懂。」騰旭投資投資長程正樺一坐定,就來了段不知是玩笑還是認真的開場白。

他把雙手交疊在腦後、放鬆身體靠著椅背,卻又一臉正經地說:「真的,語言從來不是我的強項,我只是想辦法把英文練到工作上必要的程度而已。」

1976年出生的程正樺,不滿30歲就進入外資券商研究部,負責IC設計產業;2004~2005年,他還只是個資淺分析師,卻兩度領先同業、精準預測IC設計龍頭聯發科走勢,被封為「聯發科王子」。一戰成名後,他一路當上美林證券資深副總裁與瑞銀證券執行副總裁,是不折不扣的「外資金童」。

券商分析師平時除了打探市場訊息、分析企業營運及財務狀況外,也必須向掌握龐大資金的投資公司,推銷自己的研究心得,為券商爭取客戶;而優秀的語言能力,是完成這些任務不可或缺的職場技能。因此,一般人對外資金童的印象,大概就是出身海外名校商學院、說著一口無可挑剔的漂亮英語。

程正樺卻是個異數。目前已離開外資圈,自組投資公司的他,是台灣大學商學研究所畢業、從未留學、也不特別擅長語言,年輕時如何精進英語,符合嚴謹的外資券商需求,領取千萬年薪?

一口破英語,曾被外商打槍

大學讀交通大學應用化學系,程正樺戲稱自己年輕時就如同許多「理工宅」,英語的聽說讀寫只有「讀」這一項,因為必須用原文教科書上課考試,而有一定水準;平時不會用上的「聽說寫」能力,只有基礎水準。

研究所畢業前,程正樺將薪資水準較高的外商管理顧問公司列為求職首選,卻因為英語能力不佳而頻頻碰壁,「應徵外商一定會要求你用英語面試,但我當時講得很差,有時腦子還一片空白,只能『咿咿啊啊』的,結果當然不理想,」他說。

叩關外商慘遭打槍,程正樺先進入本土投信公司;又為了深入理解台灣最熱門的科技產業,轉往資策會產業情報研究所,負責撰寫半導體產業研究報告。

在資策會工作時,他確定券商分析師就是未來要走的路;考量當時外資券商無論市場能見度與待遇都遠優於台灣業者,他決定再次挑戰外資企業,並暗地告訴自己:「這一次,一定要把英文練好!」

早起上課,立志打進外資圈

程正樺在資策會的辦公地點,位於台北市大安區,距離台大騎摩托車只要10分鐘左右。下定決心苦練英文的程正樺,報名台大語文中心的英語課程,每天起個大早趕8點的課,下課再衝回公司打9點的上班卡。這樣的生活作息,他維持了將近2年。

「上課沒有學多艱深的文法,只是外國老師每天設定一個主題,讓10幾個同學從頭到尾一直講,你講得爛一點也沒關係。」程正樺回憶,當初報名語文中心,只是想讓自己習慣使用英語,「很多單字原本就會,只是突然要和外國人聊天,沒辦法馬上把單字從腦袋叫出來,只要有個環境就會getting better(逐漸進步)。我台大畢業,再爛也有一定程度吧,」他自信地說。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