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侯文詠:人生的養分來自問題,而不是答案

  • 盧智芳
  • Web only
  • 圖片來源:廖祐瑲
離開Facebook兩年,創作出第一本愛情小說,上市前又重回Facebook先發連載,引發十數萬讀者回響、參與討論。這一回,侯文詠的「實驗」,很精采。

這是侯文詠第一次寫愛情小說,就取了個既「現實」又隱隱對愛情帶著懷疑色彩的書名:「人浮於愛」。

「如果不是先知道作者是誰,會以為是個不相信愛情的人,」聽到我這麼說,侯文詠先是頓了一下,然後大笑開來:「我的感情生活很幸福呀。」再接著解釋,專心「閉關」兩年,從累積的200萬字中萃取出最後15 萬字的書稿,當中確實也潛藏著他在看過人間百態後的提問:到底在金錢、人性與權力的包裹下,愛情的面貌是什麼?

侯文詠有隻頑皮的筆,這隻筆出場時,他的文字幽默溫暖;但一轉身,他又有另一隻嚴肅犀利的筆,不管是剖析權力本質的《白色巨塔》、批判教育體制的《危險心靈》,或探討名氣與符號的《靈魂擁抱》,都帶著強烈的殺傷力,而且通常只丟出問題,讓讀者在段落與章節中尋尋覓覓、自找出路,侯文詠並不打算給答案。

《人浮於愛》同樣是如此,而且刻畫更直接、露骨。背叛、欺騙、自傷與傷人、肉體與心靈的交易……,這些元素被濃縮在幾個主角的互動和遭遇中,包裝在「我愛你」的糖衣下,濃縮在快速遞接的情節轉折裡,密度高得令人讀來簡直喘不過氣。

人在愛裡浮沉,而拍打著人向上或向下的,是利益、是欲望、是難以在這兩者間維持清明的矛盾、軟弱和迷惘。侯文詠透過筆下人物的抉擇,對人的理性和主體性提出質疑:

「我想探究人真的有自由意志嗎?為什麼做出的選擇和真正的願望,常常剛好相反?」

他說,其實最終的結局,往往在當事人最初決定那一瞬間,就已經先做出了預言。

這帶點悲觀的結論,難道是作者最想傳遞給讀者的訊息?採訪最後,忍不住問侯文詠:你是否相信人真能改變自己的命運?

他停頓了一下說,4本小說寫的都是人的自由意志和外在體制。人創造權力,也認為一旦有權力就會幸福,結果到最後卻被權力制約,失去自由。教育、名氣、愛情也都亦然:「我們創造了某種愛的邏輯,但是這個愛,回過頭來制約了我們。你所想像的幸福,其實是外在加諸的標準,多少人真正想過:到底自己想要的自由是什麼?」

「從這個角度看,我覺得人有沒有自由意志?」侯文詠重複了一次我的問題。然後說起了魯迅在短篇小說集《吶喊》中的自序。

魯迅這麼說:「假如一間鐵屋子,是絕無窗戶而萬難破毀的,裡面有許多熟睡的人們,不久都要悶死了,然而是從昏睡入死滅,並不感到就死的悲哀。現在你大嚷起來,驚起了較為清醒的幾個人,使這不幸的少數者來受無可挽救的臨終的苦楚,你倒以為對得起他們麼?

WEB ONLY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風靡年輕人的數位金融新體驗

台新金控個金事業群執行長尚瑞強

一流團隊與CEO最想爭取的教練

ICA國際教練學院亞太區策略長陳薇雅

生涯顧問

引領全球平台經濟浪潮

Airbnb東南亞及台灣、香港區總經理Robin Kwok

美學經營

田中央主持建築師 黃聲遠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