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問對問題,就是因應改變的第一步

Amazon四顆星讀者推薦,超人氣TED相關演講影片總點閱破百萬次!一波波的科技變革,正將我們推向一場全面革命的當口,劃時代的改變即將來臨,但許多人卻仍不斷向過去靠攏。我們該如何因應即將到來的巨變浪潮?提出正確的問題,就是開始的第一步。

變化愈大,該問的問題就愈基本。例如:「我們是誰」、「誰來領導我們?」、「上網是基本人權嗎?」。找出關切這個時代的重要問題,就會重塑我們對身分認同、經濟制度、科技技術、政府體制等的解讀,才能再造世界。

「如果我有一個小時,要解決攸關我生命的一道難題,我會先用前55分鐘來確認應該提問什麼適當的問題。一旦了解該提問的問題後,我就可以在5分鐘內解開那道難題。」──愛因斯坦名言

我在17歲時看過一部有關核冬天(nuclear winter)的紀錄片,描述科學家預測第三次世界大戰後的悲慘後果,幾百萬人因此喪命,還有幾百萬人流離失所,飢餓難耐,或因輻射毒害而慢慢死去。

當時正值夏日時光,景色格外明媚。這部影片卻讓我有如墜入迷霧,感覺全人類的未來似乎將被籠罩在危急驚悚之下。那種似真似假,令人震撼的迷霧久久不散。即便紐澤西州薩米特市(Summit)一如往常,綠意盎然,生機勃勃,陽光普照,完全看不出來有任何異樣,但顯然也將大禍臨頭。我決定去找父親談談。

我的父親是位科學家。他在1939年,當他13歲時來到美國。他和他的父母在納粹入侵前早一步離開。我們其他將近有三打的近親,幾乎等於是全家族的人,都遭受那場泯滅人性,令人髮指的大屠殺迫害。父親抵達美國五年後,以美國陸軍身分回到歐洲,他在那裡可以指揮一連砲兵。之後他展開一場旅程,打算要在剛開放的集中營廢墟中,尋找失聯親人的蹤跡。

你可能會認為,我父親生長在納粹控制的奧地利,生活上必定承受著巨大的恐懼,眼睜睜看著自己的父親在「水晶之夜」(編按:德國納粹黨屠殺猶太人的指標事件)被拖走,並和人類史上最血腥的戰役對抗;在痛失親人,流離顛沛到一個新的陌生國度後,還要重新適應新的生活環境,種種處境勢必會讓他變得冷酷,或許還有些悲觀,但事實並非如此。這不代表他遺忘了那些曾經發生過的事。每一年他都會在「水晶之夜」週年紀念日寄卡片給我,還有我其他的兄弟姐妹,提醒我們這一天的存在。當我在寫這本書的時候,父親最後手寫給我的卡片,就貼在我書桌前的牆面上。他在那一張印有德國達豪集中營(Dachau)照片的明信片上寫著:「11月10日」。

我的父親將他的精力投入科學。有些人從宗教尋求慰藉,也有人透過藝術來表達自己所感受到的孤離淒涼,但他選擇小心翼翼地讓自己表現得更理性,讓自己不是像宗教教義或儀式描述般那樣投靠上帝,而是能夠從本質去證明其真實性。他從事實、證據,和演算法中求解。他尤其喜歡鑽研人腦是如何運作,人類是如何學習。他總是提出問題,不曾間斷。提問對的問題和尋找答案這兩件事變成他的使命,而且我相信這也可以說是他個人的一種信仰。他所從事的工作,讓他有機會進入在當時世上最先進的科學與科技研究機構——位於紐澤西州梅山(Murray Hill)的「貝爾電話實驗室總部」。

WEB ONLY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