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無奈雇主:一例一休大規模剝奪弱勢勞工的生存權

  • 楊竣傑
  • Web only
  • 圖片來源:廖祐瑲
本來是勞工眼中的好老闆,在《勞動基準法》修法後,瞬間卻可能成為難以兼顧員工法律權益的「違法企業」,許多雇主深感有苦說不出。以生產「琨蒂絲」絲襪聞名的陸友纖維工業總經理魏平儀道出他在一例一休新制上路後,成為「夾心餅乾」的苦水,像他一樣的企業主不在少數。

案例:魏平儀
職業:陸友纖維工業總經理
年齡:53歲

陸友纖維工業成立於1966年,自有品牌「琨蒂絲」是全台市佔率最高的絲襪品牌,我們生產超過2萬種商品,每年打造2,000種新商品,是相當仰賴人力的傳統產業,所以受《勞動基準法》修法的影響很大。

以往工廠內的勞工多被稱為藍領階級,他們可能學歷較低,不清楚自己的權益,所以要以嚴密的法律保護。法律的目的原應是規範基準勞動條件,但因台灣選舉多,立法委員為討好勞工,開出很多支票,全部丟進《勞基法》,結果基準法變成《勞動福利法》。

這種法令不只中小企業難完全合法,大企業、國營企業、政府都不見得能做到。但以往未嚴格執行,所以多數公司當成「參考」,各自制定工作條件,向來相安無事。

直到去年修法,政府嚴格執行《勞基法》,限制工時、加班費,企業為維持生產力,必須增加1~3成的人手與成本;政府認為這樣可降低失業率並改善勞工待遇,是一石二鳥的法令,但從企業角度來看,根本是「腦袋壞掉」!

年輕人願意進工廠上班嗎?臨時要補1~3成員工,根本不可能。

早期我們的員工有850人,串連周邊的衛星廠後,本廠約維持250人。但近年離職率高,員工甚至不到200人。在勞工休假增加又限制工時下,往往我有訂單但貨也根本出不去,因為沒人做啊!

台灣企業最強大的優勢是「彈性」,可以針對小訂單加班、大訂單排2班制,彈性的生產排程向來一大競爭力。

一旦勞工為了大訂單做到天亮,就會讓他們馬上補休,也會視員工年紀與身體狀況調整,增加加班費,休假也不會少。

但現在休假日加班費是平常的2.66倍,根本吃掉利潤;加上找不到員工,訂單一直延遲,6、7月的訂單至今仍未出貨。立委跟坐在辦公室的官員絕對無法理解我的危機感。

除了企業面臨「存亡之秋」,「一例一休」簡直讓勞資陷入前所未有的猜忌,甚至各縣市政府勞動檢查員都鼓勵員工對雇主「發動戰爭」。

以前雇主與員工間有高度信任感,現在勞工卻認為被資方欺騙、剝削,「資方=苛刻勞工」,雙方毫無互信。

我是彰化縣勞資關係協進會的理事長,協會每年需處理500多件案件,很多爭議其實並非資方單方面的錯,也不一定是資方苛刻員工。

在修法時,是否考慮中南部中小企業的需求?是否保障弱勢勞工的權益?這些面向常常被忽略。

有些 60多歲的資深員工,以前可多做些補貼家用,每月甚至可領到3、4萬元,但現在受限於工時與加班費考量,無法讓他們加班,對這些弱勢勞工非常不公平。

WEB ONLY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