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雇主求獲利、勞工想福利:一例一休沒交集,要改的不只如此

年輕員工私下埋怨「慣老闆」、年長雇主感嘆年輕人「沒毅力、不耐操」的職場與世代衝突,在過去一年因為「一例一休」而益發強烈。

儘管政府聽見強烈民怨,預計在11月中旬提出修改版本,但要挽救台灣的勞資關係與競爭力,除了調整一例一休之外,還有更多事情得要雇主與員工各自為對方多想一些、視雙方為合作夥伴而非對手,勞資關係就可能出現良性循環。畢竟能重建互信的,終究是人,不是法律。

1989年生的趙晉廷,一年前放棄了台北的呼吸治療師工作,回到故鄉苗栗創業,經營餐廳。

如同許多和他同世代的年輕人,趙晉廷很在乎勞工權利,還沒有「一例一休」之前,他雇用的14名員工就已經固定月休8天、每個月加班也從未超過10小時。因此,當同業擔心修法將大幅增加人事成本時,他一點也不憂慮。

只是,趙晉廷少算了修法對合作廠商的影響。新法上路後,上游供應商頻頻對他發出漲價通知,理由正是「一例一休增加出貨成本」,有些食品甚至一口氣漲了30%,讓趙晉廷壓力沉重。

「我很支持『一例一休』,因為勞工休假本來就該受法律保障。但身為業主,我的心情很矛盾,台灣的環境好像沒辦法支撐一個進步的勞動制度,」談起這項政策,他的語氣有滿滿的無奈。

趙晉廷的故事絕對不是特例。今年1月開始實施、10個月來爭議不斷的「一例一休」,衝擊的並不只有壓榨勞工的所謂「慣老闆」,即使是早已提供合理勞動條件的雇主,也難以置身事外。

一例一休非萬惡之源,背後原因是?

除了增加營運成本外,各界對一例一休最大的反彈在於「出勤與工時計算缺乏彈性」,進而「激化勞資對立」。立委何欣純就認為,僵化的法規,配合嚴格的勞檢,導致部分勞工積極蒐集雇主的違法證據,雇主為了自保,則不允許想多賺錢的員工自願加班,勞資關係演變成「諜對諜」,失去原有的互信基礎。

「在出貨旺季,員工加班難免超過上限,我們都照發加班費、該給的補休也沒少。原本老員工都能體諒,但最近有人去檢舉,讓他們也開始不平衡,覺得『別人不加班,我為什麼要這麼累』。」在南投經營運動用品工廠的張先生,說法恰好印證了何欣純的觀察。為了不違法,張先生只能選擇在旺季增聘臨時工或硬著頭皮向客戶要求延長交期。

為了回應民怨,行政院長賴清德已承諾將再次修法。儘管行政部門版本11月中旬才會底定,但根據立委提出草案,修法大致不脫「工時帳戶制」與「加班費核實計算」兩大方向。

前者是讓企業以3~6個月為單位計算加班上限;後者則讓勞工在休息日出勤時以做多久、領多少,取代現行「加(班)1(小時)領4(小時)」、「加5領8」的計算方式。至於「一例一休」本身預料將不會調整。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