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金馬奪4大獎《血觀音》:揭發黑暗,是讓社會更進步的動力

  • 張道宜
  • Web only
  • 圖片來源:金馬影展、血觀音官方粉絲專頁
第五十四屆金馬獎中,一口氣奪下最佳女主角、最佳女配角、最佳劇情片及觀眾票選最佳影片獎,《血觀音》可說是出盡了鋒頭。沒有「正能量」、沒有戲謔討好觀眾的劇情,導演楊雅喆選擇用最華麗,但也最赤裸的反差,扒開政治內部陰暗的角落。

「有一種劇本叫案頭本,能放在書櫃上,不會被演出來。血觀音就是這樣的劇本。」——楊雅喆

美麗的花兒總帶刺,最美艷的花,則又絕不止於僅帶著刺。在榮華富貴背後,人們總想像少不了爾虞我詐、你爭我奪。就像《後宮甄嬛傳》中嬪妃間的勾心鬥角,向來是戲劇中愛用的題材。

但《血觀音》的特別之處,在於它太過真實,充滿「即視感」的劇情──命案、白手套、官商勾結、土地炒作──在台灣此刻敏感的社會氛圍下,恐怕沒人敢拍出這麼露骨的「紀錄片」。即便社會對於如此貼近,又宛如迷霧般的生態總是好奇,但就像楊雅喆說的,這樣的電影「不會被演出來」。

回頭追溯社會寫實片在台灣在台灣的脈絡:1997年的電影《黑金》,由劉德華、梁家輝領銜主演,直接影射周人蔘賭博電玩弊案;2007年《海角七號》,魏德聖透過馬如龍鄉民代表的角色,道出對「山也BOT、海也BOT」、「為什麼年輕人不留在恆春」的疑惑。到了2017年,除了《血觀音》之外,同樣為金馬獎大贏家的《大佛普拉斯》,講的雖然是小人物的故事,同樣把貧富差距、官商勾結、地方派系生態帶進劇情中。或多或少,這些電影都對社會提出了各自的質問。

同樣都是質問,但血觀音顯然比起麥當雄、魏德聖等前輩要來得「異色」,也比黃信堯更接近敏感的權利鬥爭核心。透過角色的感官刺激、女人心計的包裝,劇情犀利地傳遞出政治裡的污穢──換句話說,《血觀音》就像是惠英紅所飾演的白手套角色,將政商勾結的現實交到觀眾手中。在觀看電影的過程中,最難承受的部分,往往是劇情後的真實世界,就像楊雅喆在致詞時最後說的,「在這個社會裡,沒有人是局外人。」

惠英紅:我要每個角色,都讓你們驚奇

要凸顯劇本背後的惡意,就必須透過更美的畫面、或更扣人心弦的爭鬥,讓影像呈現更加有力。而《血觀音》裡的核心──惠英紅與她的兩個女兒,稱職地撐起電影所需的緊湊與張力。而現實中的「紅姐」,也真有這麼幾絲「棠夫人」的元素。

WEB ONLY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