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是什麼驅使我們迫切想去做某件事?

金錢並非如一般認為是最有效的誘因,我們通常高估了金錢的長期效果。信任、受肯定、認同感、成就感、長期承諾等情緒,反而是強力持久的誘因。主管不要錯以金錢取代主控感、驕傲感,種下讓員工無力的「負激勵」。

為什麼對某些事提不起勁?卻對某些挑戰充滿熱情、願意做吃力不討好的事?人類一切行為,取決於我們的動機是什麼?是金錢?是物質?還是自我價值的肯定?

金錢並非如一般認為是最有效的誘因,我們通常高估了金錢的長期效果。信任、受肯定、認同感、成就感、長期承諾等情緒,反而是強力持久的誘因。主管不要錯以金錢取代主控感、驕傲感,種下讓員工無力的「負激勵」。

幫助他人的動機

是什麼激勵我勇敢掀開過往的瘡疤呢?我思索著愛麗絲的請求,回想起我第一次自己走出病房的情況。我爬下床,蹣跚地來到門邊,打開門、走出去,非常、非常緩慢又痛苦地移動著。

我下定決心要一路走到護理站。我走到那裡之後,看見一面鏡子,毫無考慮便上前一步照鏡子,我很難相信鏡中的怪物是十七歲的我。

在此之前,我看到的只是我身體的各個部位,但那是我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全身。我看到兩隻極度彎曲的腳全部包著紗布,手臂無力地垂掛在肩膀下面。

我的背佝僂著,而我的臉上根本就是一道多色的彩虹,右邊全是藍色、紅色和黃色,膿汁從多處滲出,皮膚一塊塊地懸掛在我臉上,我的右眼則腫得完全睜不開。

在整張變形的臉上,就只剩下左眼似乎還看得出之前的樣子。其他部分和我以前健康的時候,非常非常不一樣。這張臉一點都不像受傷的「我」,因為它和記憶中的自己毫無相似之處,看起來像是別人。只不過它並非別人。

我繼續盯著鏡中那個東西好一會兒,當再也無法忍受雙腳的痛楚時,只好轉身,拖著腳步,盡快回到床上,硬撐了好幾個小時的疼痛。此時,疼痛反而救了我。我無法思考其他事情,我又變回痛苦的人。

我還記得,大約一年半後,我的傷疤幾乎快要完全癒合的時候,我的情況已經比之前好太多、太多了。可是,傷勢的進步,以及因健康情況好轉而日增的希望,卻也帶來意想不到的新挑戰。

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傷疤又紅、又厚,還有點腫脹,而且發展出一種迅速緊縮的能力。每次我手腳彎曲的坐在地上一、兩個小時,看看電視或只是休息,我就無法再伸直我的四肢和頸部。

因為傷疤縮小了一點,局限了我移動的範圍。如果要讓傷疤伸展回到原來的長度,我得一而再、再而三地推拉它們,努力伸直我的手腳,幾乎快要撕破我的皮膚。

有時候我無法完全回到之前的行動程度,這時,我就得接受手術,移除過於緊繃的皮膚,換上新皮膚,然後同樣的事情又會再次發生。我厭惡得一直和自己的身體作戰,它一直背叛我,我討厭每天無止盡的抗戰。

儘管這些回憶苦不堪言,卻也激勵我想要幫助愛麗絲和比爾。愛麗絲請我寫一張充滿希望與正向能量的卡片給比爾,可是,身為過來人的我問自己:我應該要樂觀到什麼程度?我應該跟他說什麼?我可以或應該誠實到什麼程度?

WEB ONLY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