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當個人的成就已經無關乎成敗,你必須問自己「我真正想做什麼?」

化身高年級求職生,臥底觀察失業白領的求職之路。

#失業白領的職場漂流
#歡迎來到白領階級的慘澹世界
#比失業更慘的事
#今秋最啟發靈光的閱讀
#書編新書推薦

白領工作的不穩定性不再像是商業景氣循環週期的某個函數──股市一跌便升,一漲就落,也不只局限於劇烈震盪的電訊或科技業,或矽谷的區域。經濟也許上揚,公司或許也賺大錢,但裁員仍舊持續著,就像違反天擇的反常現象,不論平庸之徒或是有能力、有成就的人,一概被淘汰。從一九九○年代中期以來,這種不斷篩選的過程已經被「人事精簡」、「公司適型化」、「智慧適型化」、「架構重整」,以及「組織扁平化」等修辭制度化了──而現在又加上一項:把白領職務外包給國外的廉價勞力市場。二十一世紀初,一本商業暢銷書中的隱喻:「乳酪」──意指穩定、報酬優渥的工作,的確已經被搬走了。

白領困境的第二個現象可稱為「過度就業」

(overemployment)。我從資料中得知,現今的中高階企業主管與專業人士,和必須做兩份工作才能生存的低收入者一樣,常常得面對工時過長的問題。著有《工作過度的美國人》(The Overworked American)的經濟學家茱麗葉.修爾(Juliet Schor)與《白領階級血汗工廠》(White Collar Sweatshop)作者、同時也是商業記者的吉兒.佛雷瑟(Jill Andresky Fraser),都對白領員工壓力過大的處境有諸多描述:白天辦公時間長達十至十二小時,晚上在家又繼續用筆電工作,甚至連度假或假日期間也得用手機與公司保持聯絡。佛雷瑟指出:「以華爾街為例,主管指示新進人員在辦公室多放一套衣物與牙刷,遇到徹夜加班,連回家睡一下也不行時,可以派上用場。」她也引述了一位英特爾(Intel)員工的話:

「倘若你選擇以家為重,你的考績就會墊底。我寧願無止境地工作,週末上班,天涯海角到處出差。我沒什麼嗜好,對戶外活動也不感興趣。如果我沒公事可忙,我就什麼都不是。」

過去被我忽略的白領社經族群有了大麻煩。以前我認為他們生活優渥,又有影響力,不值得我關注。我一向認為他們生活安逸無憂,但現在卻發現他們遭遇不為人知的困境,於是我決定加以調查。我選擇了《我在底層的生活》時所用的寫作策略:隱瞞記者身分,實地下海,以第一手的經驗來探查問題。人們是否被迫失業?如何才能找到新工作?此外,如果情況糟糕得像某些報導所說,為何抗議的聲音寥寥無幾?

WEB ONLY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2018重仁塾

徐重仁 董事長     持續學習,是成功最快的方法!

幸福經濟

薰衣草森林執行長 王村煌 善意、績效共榮並存,致力創造幸福企業

生涯顧問

葉明桂

奧美集團副董事長暨策略長 讓顧客對你偏心,就贏了

唐心慧

電通安吉斯集團台灣執行長 一包洋芋片教會我的管理課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