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累積26年大師功力!數位行銷13堂課

「狂食症」是消費文化下,人們表達痛苦的極端方式

臨床心理師基瑪‧卡吉兒透過學術研究與臨床實務,抽絲剝繭「過度飲食」現象背後的複雜機制,解開為什麼我們會陷入「狂吃」的病態消費之中。

#過度飲食心理學
#當人生只剩下吃是唯一慰藉
#狂食症其實是消費文化下
#我們表達痛苦的極端方式

狂食,是文化精神病理學的結晶

《DSM》通常被視為精神病學的聖經,而且就和基督教的聖經一樣,信徒會將內容訊息傳得又遠又廣,渾然不覺這些內容是文化和歷史的人造物。

就和所有人造物一樣,《DSM》只在當地、當代是有效的,但並不是全球或有史以來都通用。《DSM》是一本很重要但仍有缺陷的手冊,它未曾透過嚴謹的精神病學與心理學的實驗驗證,因此無法獲得科學界的普遍信任。為了提高它的可信度,《DSM》的製作團隊新加入生物醫學的解釋,將大腦和心靈皆視為有機體,使其更容易被科學和醫學社群所接受。

相對的,現象學家思考的是「心身合體」(lived body;又稱為活經驗之體)或我們的主觀經驗,以及行為是自己和文化的一種表現。這並不是說《DSM》裡提到心理方面的痛苦是無效或不真實的,也不是說這些診斷可能沒有生物學方面的基礎;只是很單純地說,這些疾病的現象和表現,是隨著時間、地點、文化而形成的。然而,《DSM》把狂食歸類為一種精神疾病,則會強化一個觀念,認為過度飲食是個人的失敗,因為這是這個人的大腦出問題或意志力瓦解的結果。於是,眾人對過度飲食的看法,便把焦點完全擺在個人的身上,卻脫離了周遭文化和經濟力量的脈絡。

狂食症,其實是消費文化下,我們表達痛苦的極端方式

操縱和控制人的身體,尤其是女性的身體,在歷史上和各種文化中經常可見,像是裹小腳和穿束衣的行為。

1980年代,蘇珊•波爾多就曾表示,神經性厭食症這種行為失調是我們文化中精神病理學的結晶。

波爾多寫道:

「厭食症與其說是個人行為的極端表現,其實更是這個時代中,我們為了表現各式各樣複雜難解的痛苦而出現的一種誇張症狀。如同厭食症在患者的心理經濟中起了多種作用,文化中的各種潮流和趨勢也匯集成厭食症,厭食症可以完美又精準地表達出這種文化。」

根據同樣的邏輯,我們可以把狂食症視為一種新的文化精神病理學結晶,它能經由個人行為失調,表達出過度飲食和過度消費的文化問題。只要一個文化中有極端的價值觀或行為,該文化中就會有些人「保有」或表現出這些極端行為,看起來彷彿是個人的疾病,但其實也是我們所有人的代理人。

WEB ONLY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視野格局

世界名廚 台灣味新高度,向世界溝通,提升餐飲新境界

效率革命

小米台灣總經理 引爆台灣消費力

生涯顧問

高淑娟

龍巖北三區副總經理 25歲拿下全年度業績冠軍,帶你一同突破成交心理學

梁益嘉

無印良品-沒有品牌的好商品 致力於提供舒適自然的好感生活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