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獻給職場女性,女強人的職涯發展真實建議15課

在《轉山》裡流浪,從《走河》中出發

10年前,謝旺霖的《轉山》是為了忘卻失戀而寫,10年後的《走河》則是為了再次出發而寫。

2008年,謝旺霖出版《轉山:邊境流浪者》一書。為了忘卻失戀痛苦,他騎著單車,爬上滇藏高原。翻山越嶺的路上,生死交關的邊緣,令讀者久久難以忘懷的,不是那些字裡行間的驚心動魄,卻是一場場他跟天空、跟大地、跟自己的困惑、孤獨、逃避、怯懦間,展開的誠實對話。

即使常常想半路掉頭,但謝旺霖終究走完全程。不必勇敢、可以膽小、在遲疑中依舊向前,《轉山》溫暖浸潤了許多窒息與匱乏中的心靈。

10年過去,終於等到謝旺霖完成第2本書《走河》。寫的是印度大河,但真正走的,其實是他在寫作這條路上的鋼索。

從法政改念文學,又繼續攻讀碩士、博士,看似走在可以預見未來的軌道上;然而意識到要錯過真正的生命重心,2014年9月,謝旺霖決心放棄讀了3年的博士班,從論文研究書堆中起身,專一地拾起那枝創作的筆。

比起《轉山》行雲流水、渾然天成,《走河》背後,則是在這執著下,無數「砍掉重練」的痕跡。

過去幾年,謝旺霖的生活重心只有一個,就是每天寫、每天改。甚至焦躁到極致,有一天狠心把過去對印度的筆記、文字全數燒毀,徹底歸零,從腦中記憶重新開始。

而為什麼要去印度?真正的理由是什麼?直到寫完書,謝旺霖才明確地知道:「原來那一連串不明所以的步履,正是為了帶領我度過這些漫漫寫作的長日,」他在《走河》的後記中如是說。

圈下句點的是書,從此翻開新扉頁的,卻是屬於謝旺霖的書寫。在《轉山》中,他想尋找一個利於遺忘的地方;但透過《走河》,謝旺霖為自己標示了新的出發點。

Q1、隔了10年寫完《走河》,跟當年完成《轉山》時的感受有什麼不同?

寫完《轉山》比較興奮,就像懷胎10月的孩子終於生出來了。但今年4月24日寫完《走河》時,我知道我實際上「寫不完」這本書,它對我而言,是個未完成的作品,只是在拖了很長的時間之後,把內容收束起來而已。

《轉山》對我來說,比較偏向個人追尋,所以裡面有很多個人意識;但在處理《走河》時,我已經不像過去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我的企圖是,想把我看到的東西真真實實地寫下來。

我所謂的真實,可能無法符合「現實面的真實」,但卻是我體會到、感覺到的真實,我把它捕捉下來。因此,在《轉山》中,像是每件事都要回到自我;但《走河》裡,我不認為是如此。

Q2、對印度一去再去,甚至行腳上千公里,你想探尋什麼?找到答案了嗎?

沒有肯定的答案。我也覺得好奇:為什麼要有答案?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蘇麗媚

文創產業實踐家 為原創注入文化生命

葉國華

首席房產顧問葉國華的超業銷售心法,11/23不藏私公開

生涯顧問

陳威任

教出最多Top Sales的超級教練,年年帶領團隊拿下業績全國第一

梁益嘉

無印良品-沒有品牌的好商品 致力於提供舒適自然的好感生活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